小说:动了胎气,偏执薄总想一胎生三宝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橙子你爱不完

角色:

简介:“你轻一点,好疼。”
“宝宝,乖,忍着点就不疼了。”
看着时暖脚上的淤青,薄景琛心疼地按摩着……
前世时暖是被薄景琛囚禁的金丝雀,当她费尽心思逃离却害死了家人跟薄景琛,悔然醒悟谁才是最重要的。
重生后时暖是马甲大佬,进娱乐圈成顶流,爸妈亿万家产,还有三个宝藏哥哥保驾护航!
时暖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薄景琛抱着自己开会,宠她,爱她,亲她……
某夜,薄景琛于她耳边轻声低语:“宝宝,我想要生个三胞胎……”

动了胎气,偏执薄总想一胎生三宝

《动了胎气,偏执薄总想一胎生三宝》第3章 我想见你免费阅读

薄景琛轻启薄唇,磁性满满的声音诉说而出。

深邃的黑瞳盯着时暖,有痛苦,有悲伤,更多的……是要将自己跟时暖毁灭的嗜血,偏执,疯狂。

时暖猛地摇了摇头,豆大的泪珠终于控制不住,滑落,她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满肚子的话语堵在喉咙里,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开始说起。

对于眼前的男人而言,时暖只是逃跑了三个小时,没有跟他在一起六个小时。

可对于时暖来说,想要见到薄景琛,她已经等了太久太久,说不清的日日夜夜!

最终,千言万语,只化为了四个字。

“我想见你。”

说完之后,时暖不顾一切地冲了过去,紧紧抱住了薄景琛。

泪珠犹如断了线的珍珠般,不停坠落在薄景琛的胸膛。

很快便打湿了薄景琛的衣裳。

这是属于薄景琛的味道,怀抱……

如此熟悉,如此让人依恋。

“小暖……”

薄景琛瞳孔之中的痛苦之色越来越深。

“你就那么想要离开我的身边吗?你嫌弃我……是个怪物吗?”

薄景琛颤抖着手,猛地抓住了时暖的肩膀,将她紧紧拥入怀中,像是要融入骨血那般的力度,再深,再深。

“所以你当我是个傻子,一而再再而三地用这样拙劣的谎言来欺骗我……”

“可即便如此,只要是你说的,我都愿意相信。”

薄景琛像是一个伤痕累累的逃兵。

只差一步,便能够彻底坠入深渊。

唯有一道光,叫时暖。

只要是时暖给予自己的光,哪怕隐藏其中是深不见底的黑暗,薄景琛都愿意相信这是唯一的“救赎”。

可是……心好痛,好痛……

为什么这道光,就不能给予一点薄景琛真诚的希望?

为什么……一直的欺骗,从未爱上过薄景琛?

“我不准你这么说自己,阿琛。”

听到时暖怀中挤出来的这句话,充满着浓浓的抽噎,薄景琛不由得怔住了。

“你……你刚刚叫我什么?”

“你要听多少次都可以,阿琛!阿琛!阿琛!”

时暖连续喊了三次,从薄景琛的怀中抬起小脑袋,用手拂去眼泪,勉强挤出一个笑容:“阿琛,以后我只要你,除非你先不要我,不然这辈子我都要赖在你身边!”

薄景琛抱着时暖的细腰,眼神之中的嗜血偏执消散了些许,取而代之地是深深的痛苦:“……傻丫头,我怎么可能会不要你呢?只是你一直不要我。”

“以前的我瞎了眼,不知道阿琛你是这个世界上最爱我,对我最重要的人,如今我醒悟了,阿琛,以后我们两口子好好过日子,我再也不会伤害你了!”

对上时暖认真的眼神,薄景琛的痛苦反而越来越深,俊美的脸庞微微扭曲着:“好……只要你愿意费尽心思编织给我的美梦,我都愿意去做,你逃,我会抓你回来,这辈子,你别想离开我的身边,我们就这样子过一辈子吧。”

你逃,我追,不死不休。

哪怕你曾经跪在我的脚下,痛哭流涕,甚至伤害自己求着我放了你。

但是,对不起,时暖,我做不到。

我尝试过这么做。

最终,只试验出了一个结果。

除非我死……

不然,我绝对无法放开你的手。

哪怕只能囚禁你的躯壳,折断你的翅膀,玷污你的灵魂。

我都只想要你一个人留在我身边。

只要在我身边就好……

时暖看出了薄景琛眼中的自卑,脆弱,敏感,悲伤,她暗暗骂了自己一声“天字号第一大傻瓜!”

到底是有多么混蛋,才能够肆无忌惮伤害这么一个满眼都是自己,满心装着自己,最爱的男人?

才能够无视薄景琛早已经血淋淋的伤口,将那么骄傲,完美的一个人折磨地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大声叫嚣着让薄景琛去死,不要出现在自己的世界里?

忽然。

薄景琛的呼吸微微粗重。

他抽出了皮带。

仿佛只有这样的方式才能证明……

久违的方式,让时暖小脸微红:“阿琛,你冷静一点。”

“若我说冷静不了呢?小暖。”

薄景琛的眼神闪过一抹痛楚。

果真,时暖还是抗拒这种方式的……

那么刚刚说的话,一定又是欺骗自己,为了逃离自己身边的手段。

那也无所谓。

只有通过这样的方式,薄景琛才能证明自己有多爱时暖。

日日夜夜,深入骨髓。

“阿琛……我知道现在这么说,你一定以为我是在骗你,但我是认真的,时间,会证明我所说的一切。”

时暖紧紧抱着薄景琛,像是要通过这样的方式给予薄景琛温暖,满足地闭上眼睛:“还有……阿琛,我怀孕了,所以不能做那个事情,明白吗?”

薄景琛大手轻轻抚摸着时暖的发丝,她难得乖的不像话,之前逃跑几次被抓回来都气得薄景琛的病发作,将时暖关了好几天,轻轻应了一声:“好……等等,你说什么?”

“我说,我有了,我有了我们的孩子。”

时暖拉着薄景琛的手,将它放在了自己的腹部上,微笑道:“阿琛,有这个孩子,以后你就没办法甩开我了,你是我孩子的爸,我是孩子的妈,也是你老婆!你老婆!阿琛!”

“……小暖,这么大的事情,不要开玩笑!”

薄景琛的声线都在颤抖着。

他害怕,这又是时暖编造出来,稳住薄景琛想要逃跑的谎言。

那瓶避孕药,薄景琛知道时暖一直在事后偷偷服用。

薄景琛偷偷将它换成了维生素。

想着若是有了孩子的话,时暖就不会千方百计想要逃离自己身边了吧。

这是最人渣的做法,薄景琛知道,可人渣就人渣吧,他更受不了时暖从自己身边消失这个事实,他会毁掉自己!毁掉一切的!

时暖:“这不是开玩笑,你可以叫邓医生来检查。”

“……”

薄景琛立马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那一边。

邓殊正在开会。

见是薄景琛的电话,邓殊嘴角微微一抽,犹豫片刻,还是接了:“有什么事?”

“给你二十分钟,过来。”

薄景琛抛下这一句便挂断了电话。

>>>点此阅读《动了胎气,偏执薄总想一胎生三宝》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