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成七零小寡妇

小说:年代

作者:月儿弯弯

角色:

简介:李雪娇穿越七十年代,成了山村里带着女娃死了老公的小寡妇。
婆婆是极品,小姑子是团宠,李雪娇母女被欺压。
李雪娇奋起反抗,打要还手,骂要还口,宁做泼妇不做软包子。
分家种田养娃,虐渣致富发家,件件都不能落下。
高富帅杨旭看上了李雪娇,追在李雪娇身后求嫁。
李雪娇:滚~!你家有个极品老娘,姐没兴趣再跳一次坑。
杨旭:媳妇,那我嫁给你好了。

穿成七零小寡妇

《穿成七零小寡妇》第3章 婆媳免费阅读

王娇娇气的直跳脚。

怎么办?王大妮不上当,那她在大王村的名声······

一个馋嘴的姑娘,是嫁不到好人家的。

起码,晓鸥哥哥应该不喜欢。

王娇娇心乱如麻。

周大婶走后,丁翠花在西厢房门外叫了好几声,一直没有听到李雪娇的回答。

丁翠花气的鼻子都快歪了。

李雪娇嫁到王家这么多年,一直勤勤恳恳,听话的很。

今天还是第一次违逆丁翠花。

李雪娇这个婆娘,她想造反不成?

丁翠花撸了撸袖子,重重地推开了西厢房的门。

屋子里,李雪娇看着炕沿上一个巴掌印愣神。

之前,李雪娇接收了原主的记忆后,气的伸手在炕沿上拍了一巴掌。

这一巴掌,把手掌直接给“镶嵌”进炕沿的青砖里去了。

入石三分?她这是拥有一双什么样的神奇之手啊?

李雪娇懵了。

前世的时候,李雪娇跟着一个自称是古武传人的老婆婆学过两年功夫。

可惜,李雪娇资质一般。两年后,李雪娇还是没能练出老婆婆说的“气感”来。

难道这具身体是个练武奇才?

李雪娇回想了一下,似乎······好像······她刚才拍炕沿的时候,手掌上真的有股热流出现过。

还没等李雪娇再次验证一番,丁翠花大力推开了门。

见到李雪娇坐在炕上看着手掌发呆,丁翠花气的脑门“突突突”直跳。

“好哇~!李雪娇,我还以为你真的晕了,没想到你是故意回房躲懒的。你这个恶毒的女人,你是不是不想给我家建忠披麻戴孝啊?你@#¥%······”丁翠花骂到后面,开始口吐芬芳。

李雪娇随手捞过桌上的搪瓷杯,朝地上砸了过去。

搪瓷杯落在地上,发出了“当啷”一声。

丁翠花吓了一跳,嘴里的谩骂声戛然而止。

“你来的正好,我家建忠的事,你和王娇娇要给我一个交代。”李雪娇沉声说。

原身以前是跟着王建忠称呼丁翠花的。

现在?

李雪娇才不想用“娘”这个神圣的字眼,来称呼眼前这个恶毒的女人。

王建忠死了,丁翠花没有伤心,有的只是算计。

丁翠花回过神后,大声嚷嚷了起来:“哎哟喂~!李雪娇你一个做小辈的,居然敢当着长辈的面摔碗砸杯的,你有没有家教啊?”

“呵······家教?你配和我说这两个字吗?你教出来的女儿王娇娇害死了我丈夫,我还要对着你笑?做你的大头梦去吧!”李雪娇抬起下巴,不屑地说。

李雪娇有自己的骄傲。

既然要代替原身过日子,李雪娇就不会忍气吞声。

“你······你撞邪啦?”丁翠花吓了一跳。

李雪娇和王建忠的婚事,属于姑嫂换亲。换亲的女人没有聘礼也没有嫁妆,一向被人看不起。

李雪娇嫁到王家后,平时只知道蒙头干活,连句话都不多说。

丁翠花第一次见到李雪娇发火,也第一次知道,原来李雪娇也是有脾气的人。

“你才撞邪,你全家人都撞邪!”李雪娇怒目相对。

“你你你······我不和你说这个,李雪娇,我告诉你,有人问起建忠出门抓鱼的原因,你就说是你家大妮想吃鱼,建忠才会出门的,你听到了吗?”丁翠花想起自己来找李雪娇的目的,赶紧吩咐着说。

“呵呵呵······”李雪娇睥睨着丁翠花,冷笑。

“你笑什么笑?就说听到没听到。”丁翠花不耐烦了。

“我笑你人不美,想的倒是挺美的。”李雪娇嘲讽着说。

“反正你不准提娇娇半个字。”丁翠花单手叉腰,一副蛮横样。

“我要睡觉了,赶紧给我出去。”李雪娇指了指大门,毫不客气地赶人。

“哎哟喂~!李雪娇你这个恶毒的婆娘,没给我家建忠留个后不说,还不孝顺婆婆呀!建忠啊~!你睁开眼睛看看吧!你刚死,娘被你媳妇欺负呀,我不如也死了的好。”丁翠花一屁股坐到地上,拍着大腿哭闹了起来。

丁翠花一向喜欢用这种手段拿捏几个儿子和儿媳。

可惜,李雪娇已经换了个芯子。丁翠花这一招,今天注定要落空。

“建忠啊!你在天有灵的话,头七回魂记得去找害死你的人索命啊!你走后,可怜我和大妮孤儿寡母的没了依靠,以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啊~!呜呜呜······”李雪娇把手往脸上一捂,也哭嚎了起来。

手底下,李雪娇脸上半滴泪水都没有。

假哭呗!谁不会?

李雪娇可不是原主,会为了王建忠忍气吞声。

王建忠这个傻缺,为了不重视他的娘和小妹,把命都给送掉了。

丁翠花还想用这种手段拿捏她李雪娇?

做梦去吧!

李雪娇这么一哭,丁翠花哭不下去了。

往常的话,只要丁翠花一哭诉,不管是儿子也好儿媳妇也好,都会急急忙忙地赔罪认错。

可今天,李雪娇没按照丁翠花的想象那样做,居然还哭着叫王建忠的鬼魂找害死他的人索命。

丁翠花顿觉身上一凉。

“李雪娇,你说的什么话?又没人害建忠,他找人索什么命?”丁翠花壮着胆子说。

“今天在家里吵着要吃鱼的那个,就是害死建忠的人。建忠去找她索命不是很应该?”李雪娇白了丁翠花一眼。

“你胡说,什么索命不索命的,那是封建迷信。”丁翠花急了。

今天早上吵着要吃鱼的人不正是王娇娇吗?

“封建迷信不封建迷信的?你不信不就得了。”李雪娇斜了丁翠花一眼。

“反正······建忠的死不关娇娇的事。”丁翠花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能翻来覆去说这几句话。

“咱们俩去大门外赌个咒吧!大妮要真说过要吃鱼这样的话,让老天爷劈死我这个当娘的,若是娇娇说了,就让老天爷劈死娇娇,你看这样可好?”李雪娇用讥讽的眼神看着丁翠花。

大王庄人不喜欢“见官”,遇事不喜欢报公安,喜欢站在家门口赌咒。

就说“某某某做过(没做过)这样的事,若是撒谎,就让老天爷降一道雷来劈死自己(或某人)”之类的。

这样的赌咒,虽说看起来有些儿戏,还真没几个人敢。

虽说破除封建迷信的话已经说了好几年了,但还是有好多村民们相信举头三尺有神明。

——

作者有话说:

看书的仙女们,喜欢月儿的书就收藏点赞催更哟!谢谢啦!

>>>点此阅读《穿成七零小寡妇》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