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到逃荒路上,带物资系统救全村

小说:古言脑洞

作者:林青芷

角色:陆云溪 刘招娣

简介:【逃荒+系统+医妃】逃荒路上,头号花痴陆云溪转性了,不再整天追着男人跑,一心沉迷于搞钱,人美路子野,震惊全村人。至此,她成了村头大娘们热议的对象。“听说了吗?冀州首富的公子求娶陆花痴!”“这算啥?昨天小侯爷亲自上门提亲!”“天爷啊,你们看那是谁?”众人齐齐看去,就瞧见那权倾朝野的摄政王被陆云溪堵在村口:“王爷请回吧,我发过誓,不做花痴了。”怎料,一向冷脸的摄政王浅浅一笑:“那、换本王来痴你……”

穿到逃荒路上,带物资系统救全村

《穿到逃荒路上,带物资系统救全村》第3章 大不了,带着云溪跳崖也就是了免费阅读

“我受人所托,为人医治,这有什么不能说的?”说着,陆云溪看了站在马车旁的凌风一眼,眼神中满是警告。

他若是敢说些有的没的,别怪她以后不帮马车里的冷面男医治。

凌风抱着剑暗暗点头,随即看向高老头,冷声道:“我家主子受伤,请了陆小姐医治,如此而已。”

高老头眼中精光乍现:“一派胡言!这方圆百里,谁不知道清河县陆家村的陆花痴整日里就知道打扮,追着男人跑,哪里会什么医术?”

听罢,陆云溪亦是一愣。

原主她、这么有名的吗?

凌风张了张嘴巴,奇奇怪怪地看了陆云溪一眼,见自家主子没给暗示,就接着说道:“我付了十两银子做诊金,不信,你问陆小姐便是。”

这时,陆云溪低调地从袖袋里取出银锭子,旁若无人地晃了晃。

顿时,高老头的眼睛就直了。

还真是银子,整整十两!

看来,陆云溪还挺值钱。

想到这儿,高老头摩挲着下巴,狞笑道:“依我看,这不是诊金,是卖身钱吧。”

说完,他夸张地笑了起来。

他身后的那些人,也跟着他笑。

一瞬间,各种不怀好意的目光落在陆云溪身上。

陆云溪冷冷一笑,正要说些什么。

这时,从马车里传出一个威严而淡漠的声音:“凌风,陆小姐救了本……我一命,另取一张一百两的银票给她。”

凌风听令,立刻伸手入袖,取出一张银票,恭恭敬敬地递给陆云溪。

有人伸长脖子,看到了银票上的面额,的确是一百两。

瞬间,笑声戛然而止。

如此数额的银子在丰年尚是罕见,更不要说这样的灾年了。

他们一个个的,可都是在逃荒啊。

高老头嗤笑一声:“有些公子哥儿,为美人一掷千金也是有的。”

“呵,美人?她也算?”

听到这个声音,众人循声看去。

只见略显破败的马车上,男子修长的手指掀开车帘,缓步而出。

他在马车上站定,单手背后,眉宇间威严顿生,让人看一眼,就忍不住膝盖发软,想跪下给他磕头。

他居高临下地俯视众人,声音比神色更加冷漠:“这种货色,我看不上。”

如果说之前人们还有什么疑问,此刻是什么疑问都没了。

陆云溪虽然有些姿色,可毕竟是乡野女子,再看这男子,举手投足间皆是贵气,绝不是一个陆云溪能配得上的。

陆云溪藏在袖子里的手暗暗攥紧,狗男人,你好胆色!

虽然是为我解围的话,但,真难听!

这梁子,咱们算是结下了!

这时,高老头得意的笑顿时僵在脸上,他看向陆云溪,不解道:“你什么时候会的医术?”

陆云溪下巴微扬:“我什么时候会的医术,还要知会你不成?”

高老头一时语结,眼见污蔑陆云溪不成,他气急败坏地看向陆星河:“陆举人,你们读书人最讲道理。你看看陆云溪把我打的!”

说着,他指向自己猪头一般的脸。

陆星河有点惶恐,他刚想对高老头行礼,手臂就被陆云溪托住了。

“我打你是因为你满嘴喷粪,胡乱污蔑我。你活该!”

“我活该?昨晚我一两银子买了你,对你这种自卖自身的女人,有什么好污蔑的?”

陆云溪正要反驳,不远处就传来一个尖利的女声:“呀,云溪,你醒了。我现在是不是该叫你高夫人了?”

来者是刘招娣,是原主在陆家村的“好友”。

原主是个拎不清的蠢蛋,一直在被刘招娣算计而不自知,还被刘招娣坑了很多钱。

而且,在上一世,刘招娣使手段怀了陆星河的孩子,可着劲儿的作妖。最后陆星河被五马分尸,也有刘招娣的手笔。

这女的,忒毒!

而且,昨晚也是刘招娣一个劲儿地引诱原主卖身给高老头儿,原主始终有顾虑,不愿卖身。刘招娣就给她灌了药,还趁着天黑把她送到了高老头的马车上。

捕捉到原主的记忆,陆云溪眸光一闪,心里有了主意。

她看向由远而近的刘招娣,娇美的脸颊上有着恰到好处的惶恐:“招娣,什么高夫人?你在说什么啊?”

别慌,看她秒变小白花,柔弱、可怜、又无助!

见状,刘招娣不禁乐了,陆云溪这个蠢货,这是还没回过味儿来呢!

于是,刘招娣故意往后看了看,眼见着从他们陆家村出来逃荒的乡亲们都过来的差不多了。

她看准时机,大声喊道:“云溪,不是你说的嘛。说逃荒太辛苦了,高老爷家大业大,不如跟了他!”

众人一听,顿时一片哗然。

“瞧瞧,那高老头都能给陆花痴当爷爷了!”

“这陆花痴真是不要脸,居然干出这么出格的事!”

“哎呦喂,陆举人这么好的人物,怎么就摊上了这么一个妹妹?”

……

陆星河刚要说话,就被陆云溪掐了一下。

他一愣,就看到刚才还彪悍无比的妹妹柔弱无助地歪在了他的肩膀上。

那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大颗大颗的泪珠说来就来。

不一会儿,陆云溪似乎哭得过火了,跺着脚上气不接下气道:“刘招娣,你……嘤嘤嘤,你血口喷人!我没说过这样的话!”

“怎么没有?你就说了!”刘招娣叉着腰说道。

她早就想好了,先把陆云溪这个碍眼的解决了,她也好创造机会和陆星河在一起。

那般风雅俊秀的男子,早就让她想得不行了。

以后陆星河前途无量,她跟着他,定能做官太太!

高老头也出来帮腔:“这件事千真万确!陆云溪,你想方设法卖身给我,现在见有了高枝,就想翻脸不认账不成!”

说着,高老头朝着马车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时候,那人早已进了马车里面,就连凌风也不在外面。

毕竟,这等闹剧,他那般尊贵的人怎么会看?

“高员外,小生……”

“哥哥!”陆云溪猛地抓住陆星河的手腕,把陆星河道歉的话逼了回去。

她直视着陆星河的眼睛,问道:“哥哥,你信我吗?”

陆星河微微一怔。

他还能信她吗?

他一个头名举人,领了官府给的丰厚的盘缠,原本应该风风光光地进京赶考。

可现在,他穿着一身补丁衣服,身无分文,这一切,都是因为陆云溪把他的盘缠买了胭脂水粉,挥霍一空。

昨天,就连他放在身边仅有的几本书也被妹妹卖钱买了红烧肉。

身无长物,书也没了,眼看着寒冬将至,陆星河甚至觉得,自己根本不可能活着到达京城,就更别提参加春闱了。

他陆星河,前途无望!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眼前的女子,他的亲妹妹!

陆星河看着眼前眸子清亮的女子,犹如以往的无数次一样,他机械般的点头:“妹妹,我信你。”

“既然如此,哥哥看着就好,什么都不必说。”

陆星河木然地点头。

他已经习惯了给她收拾烂摊子。

大不了,过几日支撑不住的时候,他带着妹妹跳崖,寻个体面些的死法也就是了。

陆星河心如死灰。

这时,陆云溪看向被刘招娣招来的乡亲们,随即看向高老头,问道:“姓高的,你口口声声说用一两银子买了我。那好,我问你,银子呢?”

高员外眸中精光一闪,笃定道:“自然是给你了。”

“空口无凭。”

高员外顿时看向刘招娣:“当时她也在场。”

刘招娣顿时道:“对,我作证。”

陆云溪惶恐道:“我怎么不记得?当时我哪只手接的银子?”

“你……”高员外一怔,扬手指向刘招娣,立刻道,“这黑瘦猴帮你收的银子。”

被叫做黑瘦猴的刘招娣瞬间气得直瞪眼。

你才黑瘦猴儿!你全家都是!

陆云溪微微皱眉:“这就奇怪了。我卖掉自个儿,反倒让这……黑瘦猴帮我收银子?”

“你休想抵赖!我高家的银子上面,做的都有记号!”

>>>点此阅读《穿到逃荒路上,带物资系统救全村》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