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守夜的绵绵

角色:姜芜 沈从良

简介:艳名满京的凤仪长公主姜芜重生啦!
前世心心念念的沈家公子哭着求她负责,姜芜咽了咽口水,直接进宫求了皇帝赐婚。
婚后,病体虚弱的沈家公子一边喘着气,一边面不改色地解决企图伤她的人。姜芜这才发现,病弱美人虽然病弱,下手却一点儿也不弱!

书评专区

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

《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第3章 公主,看图吗?免费阅读

凤仪公主府内悄然发生着一些变化,姜芜望着眼前容貌与她别无二致的女子,拍了拍她的肩膀,“清音,府里就交给你了。”

清音是她特意培养出来的替身,她离开京城时,就由她假扮自己。前世这傻丫头还试图代替她去和亲,幸好被她给赶了回去。

清音点头,面色清冷,转身离开。刚踏出书房的门,她神情骤变,笑容妩媚,姿态妖娆地朝院子外走去。

荷花池边,听到身后传来的动静,沈从良手执酒盏,蓦然回首,笑容清浅。旋即,他瞳孔微微一缩,不动声色地起身,“公主今日约臣在此,是要与臣共赏月色?”

清音不是第一回假扮姜芜了,按照姜芜往常的模样挑眉,语气轻佻,“驸马不欢喜吗?”

“自然是欢喜的。”沈从良低头喃喃,邀她坐下,端起酒杯,屈指一弹,若无其事地递上前,“公主尝尝今日这酒如何?”

清音瞧他一眼,想着自己的任务,眼波流转,浅酌一口,“一人吃酒太过无趣,你得陪本宫一起。”

沈从良沉默着给自己倒了一杯,一饮而尽。

酒过三巡,沈从良看着趴在石桌上醉醺醺的人,面上笑意尽敛,如玉的脸庞满是冷漠,毫不犹豫地转身离开。

姜芜乔装打扮,一身劲装来到公主府后门。

“公主这么晚,打算去哪儿?”沈从良语气轻缓,神态看似轻松,实则垂在身侧的手指已经紧握成拳,目光中满是紧张。

还好,赶上了。

姜芜迈出的脚步悬在半空,僵硬着身子转身,干笑一声,“你怎么会在这儿?你不是……”

“在那个冒牌货那儿?”沈从良淡淡接口,似笑非笑。

骗人被当场抓住,姜芜头皮发麻,一时间哑口无言。沈从良也没指望她能立刻坦白,一步步上前,抓住她的手,朝外走去,“走吧。”

“去哪?”姜芜大脑宕机,下意识地跟在他身边,目光落到二人紧密相连的手上。

沈从良偏头扫她一眼,“公主不是有事要做吗?臣与公主一道。”

姜芜整个人犹如被一道电流滑过,嘴巴几度张开,还是说不出拒绝的话。只是接下来的路就变成由她主导。

眼睁睁地看着她停在倚梅坊的门口,沈从良面色古怪。姜芜避开他略带揶揄的视线,拉着他,闷头走进去。

要说这世间最能迷惑人又能收集消息的地方,当属花楼。所以她幼年手里有钱后,开的第一家店铺就是倚梅坊。

以往这是她的秘密,现在她和沈从良成了亲,这事便瞒不得他了。

坊里的姑娘迎上来后瞧见姜芜腰间挂着的牌子后,互相对视一眼,纷纷散开。主事很快走出来,领着二人走向早已备好的厢房。

外头莺歌燕舞,里头安静清雅。倚梅坊的主事花月目光晦暗地看了眼沈从良,蹙眉。

沈从良心领神会地走到窗边,随手拿起桌上的册子翻看起来。

屏风内就剩她二人,花月压低嗓音,“主子,他怎么……”

姜芜这会儿也没想明白他是怎么知道清音是假的,还给她逮了正着。她揉着脑袋,摆手,“西北戎狄那边当真出现了琉璃花?”

“是。”花月知道她对这事的重视,虽然忌讳沈从良,但还是将自己打听到的情报一五一十地说出来,“琉璃花就生长在距离戎狄可汗哈查利的营帐百里地的漠河边。”

“哈查利!”姜芜眯眼,手掌贴在心口,磨牙。

花月担忧地看着她,“主子,要不然就让属下带人去吧?”

“不必,我亲自去。”姜芜一字一句,眼神如狼,“琉璃花离哈利查如此近,他不可能不知道。这消息,十有八九就是他放出来的。”

花月大惊失色,“既然如此,主子您更不能去了。万一他布下陷阱。”

“不行。”姜芜摇头,“我血液特殊,不是每朵琉璃花都可做药引。肇儿的病越发严重,不能再拖了,我必须得亲自去一趟。这一次,一定要寻到药引。”

花月默默闭上嘴巴。

姜芜挥手,她沉默着退下去,很快就有人奉上银两珠宝,还有武器。沈从良目不斜视,好似什么都没看到般。姜芜走出屏风,视线转向他。

“公主要做什么皆可,只是要同臣一起。”沈从良转眸,语气极淡,却带着股不容拒绝的意味。

都带着他到了这里 姜芜也没打算抛下他,点头,“你要去,本宫拦不住,只是你要是死了,莫怪本宫没提醒你。”

哈查利此人阴险狡诈,睚眦必报。若非必要,她这辈子都不想再跟他打交道。前世她就是因着这次前去找寻琉璃花被他盯上的。

前世她刚出关就遇见哈查利,差点被擒住。莫说琉璃花了,连漠河的影子都没看见。这回她前去,无论如何都要避开他。

要不然,再像前世那般撞见,她自己能逃,却未必能护住沈从良。但……姜芜回想起小时与他相见的画面,摇头。

沈从良这人虽身子孱弱,可性格却和沈阁老一般,固执。他要去,她劝不了。

沈从良满意地颔首,“什么时候出发?”

姜芜并不意外他的决定,“一个时辰后,出城。蒋卫会在城外接应。”

沈从良“唔”了一声,手指叩着桌面,“从这儿去城门,只需一刻钟,看来我们还有些时间。不如,公主陪臣一起看看这册子,这上面的内容真是有趣得紧。”

“是吗?”姜芜狐疑,被他拉到怀中,垂眸看了眼,脸颊霎时烧了起来。

她万万没想到,沈从良看的竟然是春宫图!姜芜偷瞄他一眼,见他深色如常,丝毫不见羞色,忍不住磨牙,头都不敢抬,恼怒开口:“你竟然看这个?!无耻!”

沈从良贴着她的颈边,语气暧昧,“外头传闻公主最喜看这些 臣好心邀公主一道品鉴,公主怎么反到骂臣?”

姜芜耳朵滚烫,耳垂红得仿若要滴血。

不待她开口反抗,沈从良就叼住她的耳垂,将她抱起,压向床榻。

外头的人听着里面的动静,神色一僵,迅速板起脸,警惕地守在外面。

一个时辰后,姜芜面色酡红,扯着袖子从里屋走出来。沈从良好笑地望着她的背影,追过来,握住她的手。

姜芜挣扎了两下没甩开,索性随他去了。

“莫气,我下回轻些便是。”沈从良凑到她跟前咬耳朵。

姜芜被哽了一下,默默无言,偏过头不搭理他。

然而瞧他面色苍白地骑在马上,像是随时要掉下来,姜芜还是没忍心不管他。她叹了口气,认命地翻身上马,将他护在怀里。

>>>点此阅读《重生长公主:柔弱驸马是个白切黑》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