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神明之下的守望者

小说:都市

作者:豆渣包

角色:许辰 许鸢

简介:你可知,在这灯红酒绿之下,这世界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
举头三尺有神明,而神明之下,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这群人中,会有人带着一些神秘,他们处理着这世上无数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事情。
悬于世人头上,在看不见的地方,有神灵争斗。
在这人间社会,在看不见的地方,有人在守望。

书评专区

神明之下的守望者

《神明之下的守望者》第3章 清醒免费阅读

许辰再次醒来的时候,整个屋内只有一个工作人员。窗外,已然入夜。

那人看见他醒来,也不觉得惊讶,问道:“你现在觉得怎么样?”

许辰揉了揉自己的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下。

“我在哪儿,小鸢呢?母亲呢?父亲呢?”

工作人员叹了口气。

“这是我家。”

“一年前,湘阳市D级守望者许乘哲和D级守望者谭晓玲一家遇袭,攻击者推断为神秘生物。”

“等到湘阳市其余守望者到达时,D级守望者许乘哲和谭晓玲不治身亡,而其二人子女许辰、许鸢一息尚存,被湘阳市守望者地下基地接收治疗。”

“至今,377天。”

许辰顾不得头脑的疼痛,不敢相信,“我父母,去世了?”

工作人员郑重地说道:“不,是战死。”

那工作人员起身,对着许辰敬了个礼,“战死,是每个守望者的荣耀。我在此代表所有守望者,向您父母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许辰早已哭的像一个泪人,“可是,我想让他们回来!”

工作人员沉默了,上前欲拍许辰的肩,却被许辰打落了。他也不生气,苦笑道:“你父母临死前,托我给你带句话。”

许辰抬起头,“什么话?”

“他们说,希望你们可以坚强。

他们说,死亡,对于守望者来说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没了信念。

他们说,不要为他们悲伤,也不用去恨任何人。

他们说,你们要好好活着。”

每说一句话,许辰的泪都会更多一点,虽然他早就已经泪流满面。

工作人员也就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没有打扰他。

等到许辰的眼泪哭干,他问工作人员道:“那我的妹妹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提到这,工作人员面色有些奇怪。

“按理说,她醒的应该比你早,她的生命体征比你好太多了。现在看来,是她自己不愿意醒过来。”

“不愿意醒过来么。”许辰喃喃自语。

是啊,谁愿意醒过来就面对父母双亡的场景呢,如果可以选择,许辰也会选择永远不会醒来。

此时,窗外已是月上西楼,空中的点点星光。一眼望去,可以看见这灯红酒绿的街头,这繁华的湘阳市,哪里会有人注意到那三两个哭泣的人。

这就是生活啊,在大多数人的眼中,看不见角落里的心酸,他们更愿意去相信这一切都是美好的。

第二天一早,许辰被这阳光刺醒。他忘了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了,只记得昨晚很累,很累。不只是身体上,更多的是心。

许辰似乎想到了什么,转头看到了临床仍然躺着的许鸢。

“你,不愿意醒来么?”

许辰自嘲的笑了笑。

“也是,如果可以,谁会选择醒来。”

在床上略微活动了下筋骨,感觉还可以,许辰尝试着下了地。

当双脚着地的那一刻,许辰差点没有摔倒,他扶住床头才让自己没有跌倒在地。

他,已经378天没有走路了。

许辰借着力走到临床,他直接坐在了床边,看着妹妹的脸,他笑了。

这个笑容很是温柔。看来,这个世界对他来说,还没有完全绝望。

房门开了,是昨夜的那个工作人员。

工作人员看见床上没有许辰慌了一下,但是转眼就看见坐在许鸢旁边的许辰,放心地呼出了一口气。

“你这个家伙,还真不让人省心。”工作人员轻声说道,语气上没有太多责怪,“想要尝试下地,也等我在的时候啊。”

许辰第一次认真地看了工作人员的容貌。

中年男人,看起来四十多岁,面色有些沧桑,胡子应该是刚刚刮过。头发说不上浓密,但是也不算稀少,看起来应该不是动脑型人员。

“有办法让她醒来么?”许辰将视线转回到许鸢身上。

男人说道:“根据研究,可能你是最有可能唤醒她的。”

“我该怎么做?”

“让她对你说的话有反应,让她愿意从沉睡中醒来。

我们发现,你妹妹她其实早就可以醒过来了,但是她本能的不愿意面对现实。

她有很多次都是快醒来,但是总是会沉睡下去。我们推测,这可能和你妹妹的能力有关。但具体是什么,我们暂时还无法知道。”

许辰看着妹妹,捋了捋她的头发,说道:“好的,我知道了。”

阳光柔和的撒下,落在了许辰兄妹二人身上。但是这阳光虽然明亮而柔和,但是却让人感受不到温暖。不知道是因为秋天,又或者因为遭遇。

他歪过头来注视着男人,“你说我父母是守望者,那守望者是什么?”

男人似乎并没有想到面前这个男孩会问这个问题,停顿了一下,说道:“行走在人间的守护者,代替着大夏神明守护者人类,守望者还未回归故土的人。”

许辰顺着阳光望去,这太阳,真他mua的刺眼。

许辰就这么和太阳对视,直到他流出眼泪。他本能的遮住阳光,问道:“我能加入么?”

男人犹豫了,“你父母并不想让你……”男人看见了许辰的眼睛,他的眼睛此时有些冷静的可怕。

“他们是他们,我是我。”许辰盯着男人的眼睛,“我应该有权力决定自己的生活吧。况且,我也想看看父母的生活是怎么样的。”

男人思考了许久,下定了什么决心,“可以。只不过,你的能力,我还需要报备一下。”

“我会给您写好。但是现在,我想和我妹妹单独待一会儿。”

闻言,男人没有在此处多待,他将更多的时间留给了许辰兄妹二人。

男人走出房门,看了看自己的手,自嘲地笑了笑。他的眼神变的坚定,离开了此处。

许辰抚摸着妹妹发丝,也许只有在面对这个妹妹的时候,现在的他才会表现出温柔吧。

“许鸢啊,你不愿意醒来么?我身边只有你了。”

许鸢的手指颤抖了一下,但是很快的恢复了平静。这并没有让许辰看到。

许辰就这么和沉睡的许鸢对话。与其说是对话,不如说是许辰一直在自言自语。

“什么!你让他加入守望者!”

湘阳市某处房间。

“他父母是守望者。他也想成为守望者,我觉得这没什么不对。”男人平静地说道。

“周圣!你是傻了么!你清醒一点!你也知道守望者多么危险!你要知道严格来讲,许辰这个孩子他父母已经不是守望者了!但是还是出事了!为什么!因为他们曾经是!”一个黄袍加身的男人压低声音怒吼着,“你让他加入守望者,出了事,你去和黄泉之下的乘哲和晓玲交代?”

“这孩子自己想加入,我们没有权力干涉不是么?”身着医护工作服的周圣点燃了香烟,“我会在暗中跟着他们的。就算出了事,我负责!我周圣负责!我拿命负责!”

这最后一句话,周圣是吼出来的,他拿着烟的颤抖的手也表明了他情绪的不稳定。

黄袍男人沉默了,这个房间顿时陷入了寂静。

周圣吸完这根烟,拍了拍对面的男人,“行了,送你的外卖去吧。别操心了,有我。”

“我,很清醒。”

>>>点此阅读《神明之下的守望者》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