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王朝之下

小说:奇幻仙侠

作者:饿了喝水

角色:沈浪 沈红菱

简介:人物再繁杂,不离情义二字!
故事再离奇,归根利欲熏心!
江湖还是那个江湖!
王朝还是那个王朝!
江湖之中,王朝之下,你我皆是棋子!
就算魂穿大梁的他也不例外……

王朝之下

《王朝之下》第3章 狮子楼易主免费阅读

沈浪没有喝酒,但竟然有些醉了,这人长得太美。

见她翘挺的鼻尖上沁着几粒汗珠,沈浪不自觉地竟然伸手擦了过去。

“啊,你做什么……”林风儿喝道。

“帮你擦汗啊……”

“登徒子……”

沈浪坏笑道:“嘿,虽然你我并不认识,但你吃了我做的饭菜,还如此评价我,你不知道吃人的嘴软吗?”

沈红菱叼着筷子,眼神不住的在两人之间游离,嘴角挂着蜜汁微笑,心说看来还真是一对冤家。

“哼,吃了,你又能怎样,你总不能让我吐出来吧……”

林风儿嘴硬的说着,又从手抓饭里抓出一截羊排,使劲在那撕咬着……她很少出门,所有的礼仪都仅停留在书本上,但书上又没教她怎么对付流氓啊……她实在是没招了,只能本着自己不吃亏的原则去处理了。

沈浪坏笑道:“这样吧,你叫我一声浪哥哥,我天天给你做好吃的……”

林风儿娇喝道:“呸,做梦,红菱,打他!”

沈红菱笑呵呵的躲开了,说道:“虽然我经常揍他,但你俩这事,我不好参与……”

“红菱,你太没义气了,出门的时候你不是说带我见世面吗?这打架我还未见过……”

沈红菱摇了摇头,摊手说道:“如果是别人的话,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但此人,我不能在人前坏了他的面子……”

沈浪色眯眯的盯着林风儿,她生气的时候脸颊稍红,气鼓鼓的很是可爱,然后问道:“三姐,她是谁家的啊?你是不是觉得我睡了一年,亏欠甚多,拿这个补偿我啊?”

林风儿怒道:“哼,红菱,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我看错你了……”

说完,她起身就要往外走去,沈红菱急忙拉住,问道:“风儿,你没听到他怎么称呼我吗?”

“怎么称呼……”她正在气头上,完全忽略了此事。

而沈浪则听得清楚,风儿,林风儿,坏了……他迈开步子就跑了出去,速度极快,一阵风似的就出了狮子楼,宝柱和贾六都有些懵,急忙紧随其后……

沈红菱摇了摇头,说道:“又让这小混蛋跑了……”

林风儿讷讷的问道:“他就是你嘴里的小祖宗,沈家小少爷,在整个青州府都十分有名的沈浪?”

沈红菱点了点头,说道:“对,就是他,能把偌大的沈家折腾的鸡犬不宁的沈浪。”

林风儿此时的神情十分复杂,这人痞坏痞坏的,长得还有那么一丢丢好看,厨艺也是没的说,就是犯贱这病得治,若是成亲之后……

她的脸一下子又红了,怎么想到成亲了,女孩家家的,怎么会这般主动……再说,刚刚不是说要去退婚的么……

见沈浪已经走了,沈红菱也擦了擦嘴,说道:“风儿,咱们走吧。”

林风儿问道:“去哪儿?”

“去沈家啊,你不是要去退婚吗?”

林风儿打了个哈欠,说道:“本小姐今日乏了,改日再说吧,走,送我回林府吧……”

沈红菱捂着嘴偷笑道:“好的,沈夫人……”

林风儿走出了两步,拧着眉毛问道:“你说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林风儿自然是听到沈夫人这个称呼了,心里第一次有了甜蜜的感觉,懵懵懂懂,但又十分憧憬,从此以后,沈浪这个人的影子在她的心里就挥之不去了。

回到沈府,沈浪手里拎着两坛子酒,摇头晃脑的迈进了大门。

一个美貌的妇人正巧从环廊走来,沈浪见到后,立即迎了上去,恭敬的行了个礼:“三娘……”

那妇人笑眯眯的说道:“浪儿,出去玩啦?早些时候听姐姐说你醒了,我们姐妹几人打算去探望你,就见到红菱这丫头堵在你门口,她没难为你吧,别怕,有事跟三娘说,我收拾她,女孩子家家动刀动枪的,将来怎么嫁的出去啊……”

“劳三娘惦记了,还好,一年未见,三姐依旧风风火火,至于三姐的婚事嘛,不碍的,咱们沈家不差钱,就算这个丫头嫁不出去,咱也养得起,只要别打死我……”

三娘掐了一下沈浪,说道:“胡说八道,有你二姐,你死不了……”

沈浪来到后院,推门就进了一个房间。

“小伍,你在睡觉吗?”沈浪大声说道。

伍老爷子上年纪了,中午都有午睡的习惯,沈家也不差他一个长工,他一般会睡到很晚才醒。

伍老爷子揉着眼睛,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小祖宗,你刚醒,就不能稍微消停点吗?”

沈浪说道:“小伍,这不是想你了吗?给你带了两瓶酒……”

伍老爷子诧异的看着沈浪,问道:“又是什么毒?”

沈浪笑嘻嘻的说道:“自己品呗……”

这俩人相视一笑,沈浪坐下之后,伍老爷子给他把了把脉,他的脉象很平稳,一切无恙,才长长出了口气。

伍老爷子说道:“练功的事,晚些吧,你刚醒,老爷来的频,莫要被发现了。”

沈浪点了点头,问道:“我坠河的事,查出什么了吗?”

伍老爷子往外看了看,说道:“你啊,行事嚣张,风评极差,在青州府,想弄死你的人少说有二十个,事发当日,你又没带随从,恰逢当日花灯盛会,人也甚多,街上吵闹至极,也别说,如果真的知道是你,且不说船家会不会救你,搞不好岸边的人还得扔几块石头呢……”

沈浪揉了揉鼻子,无辜的问道:“我就这么不堪吗?”

伍老爷子说道:“你还别谦虚,在这方面,你绝对首屈一指。”

第二天一早,沈浪的房门就被推开了,他四仰八叉的躺在大床上,下面穿着条睡裤,光着上身,十分不雅。

沈红菱端了盆水,悄悄的走了过去,在沈家,沈红菱和沈浪俩人如果一天不掐架肯定有一个人不舒服。

水盆举了起来,沈浪忽然撩开了被子,沈红菱虽然还未成亲,但也知道那是何物,羞臊的直接就想捂住眼睛,但这个大大咧咧的姑娘直接忽略了手里的水盆,就这样,一盆水生生的扣在了自己的脑袋上……

沈浪惊醒,“啊,怎么了……”

沈红菱浑身都湿透了,早晨精心梳理的发饰也被弄乱,此刻她的心情极度不美丽,她决定打沈浪一顿泄愤……

“三姐,你,打算来我房间洗澡吗?”

“沈浪……”

那声音非常有穿透力,沈浪一听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是要动手啊,他胡乱抓起一把衣服就窜了出去……

浑身上下湿漉漉的沈红菱显然是不能跟光着膀子的沈浪一般大摇大摆的走在沈府里了,她气急败坏的把手里的铜盆使劲的扔了出去,水盆擦着伍老爷子的头顶飞了过去,沈红菱也吓了一跳,若真碰到这个老家伙,沈万千肯定是要收拾她的……

她拍了拍胸脯,拽起床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跟做贼似的往自己的房间跑去。

伍老爷子缓步走向墙边,捡起了摔得有些变形的水盆,然后随意的用手指捏了几下,纯铜打造的水盆竟然恢复如初,他又颤颤巍巍的端着水盆往沈浪的房间走去……

青州府西,胡家大宅,狮子楼的张老板正紧张的在客厅等着,昨日在狮子楼,他为了逞口舌之快,与沈浪对赌,若沈浪赢了,便把狮子楼让给他,他太了解沈浪这个纨绔了,说难听点,上厕所都需要带俩佣人的主,做菜,实在是太难为他了,但谁曾想到,现实竟然是啪啪打脸。

张老板的手不住的抖动,桌子腿都跟着晃,他四下观望,希望胡少爷可以早点起床,因为,狮子楼是胡家的产业。

胡家,盘踞在青州以西,家境殷实,良田千顷,银钱无数,原本是屠户出身,也不认识几个字,后机缘巧合,遇到贵人,日子也就好过些了。

这狮子楼是他们家的重要资产,也是胡家进军商界的一个标志。

胡屠户仅有一子,大名胡为,据说他出生的时候,大雨倾盆,电闪雷鸣,胡屠户觉得这个儿子肯定是栋梁之才,大有作为,就起了胡为这个名字,但他忽略了自己的姓氏,长大之后的胡为还真的是很配这个名字,胡作非为。

他爹今年还不足五十,身强体壮,他觉得胡屠户日子过得太清闲了,愣是给他爹找了九个姨太太,爷俩轮班上阵,那叫一个乱套啊……

今天早晨,他是从八姨太的床上爬起来的,出门正好见到六姨太扶着他爹往外走,他随手就在六姨太的屁股上捏了一把,六姨太娇怒的冲着他挤了挤眼,那意思是相当明显了。

胡为左手拎着个鸟笼子,右手掂着个紫砂茶壶,穿着一身白色的锦缎褂子,头发随意拢在后面,嘴里还哼唧着几句青楼的小曲往客厅走来。

见到胡为,张老板立即躬身施礼,胡为嘴里哼唧了一声,算是免礼了,他坐在主位,惬意的把一条腿搭在了凳子上,右手的小拇指指甲很长,坐在那眯着眼睛抠起了耳朵……

胡为慵懒的问道:“张老板,还没到月底,你今天来有什么事?”

张老板的神情极为不安,说道:“少东家,青州府出大事了,您听说了吗?”

胡为耷拉着眼角,哼道:“大事,多大的事啊?”

张老板说道:“沈浪醒了。”

噗通一下,胡为直接坐在了地上,刚刚的那句话实在是有些劲爆,他一紧张,脚底下没交代明白,从椅子上秃噜了下来。下人赶紧给扶了起来,他略显慌张的拍了拍衣服,想要掩饰刚刚的不安。

胡为嘴硬的说道:“醒了?醒就醒了呗……”

张老板继续说道:“昨日他还去了趟狮子楼……”

胡为缓了口气说道:“张老板,你不是因为沈浪去了趟狮子楼就一大早来找我吧?整个青州府,乃至京城不少的权贵都在狮子楼吃过饭,咋地,他排场太大,狮子楼装不下他了啊?”

张老板可怜兮兮的说道:“少爷,他,他说咱们的鸟生鱼汤太难吃……”

胡为怒道:“混账!”

张老板说道:“是啊,小的也是这么说的。他还要借咱们厨房自己做菜……”

胡为叹了口气,神情哀怨的说道:“哎,世道是变了,青州出了名的纨绔竟然会做菜,打死我都不信,他做出来的东西要是能吃,老子把狮子楼给他……”

张老板一拍大腿,欣喜的说道:“是啊,小的也是这么说的。”

“他是什么货色我太了解了,在这件事上,咱俩还是保持高度一致的,对了,他最后没把厨房给烧了吧?得让他赔哈……”

张老板面露喜色的说道:“少爷,我都按照您的话把事办了……”

胡为点了点头,他以为沈浪真的把厨房烧了,问道:“赔了多少钱啊?”

张老板说道:“我把狮子楼给他了……”

咔嚓一声,胡为把手里的茶壶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张老板吓坏了,噗通一声跪在地上瑟瑟发抖……

胡为怒道:“混账,你说什么!把狮子楼给他了?”

张老板带着哭腔说道:“少爷,您不是说,他作出的东西要是能吃,就把狮子楼给他嘛……”

“你,你……”胡为气的直嘚瑟。

手下的这些狗腿子也在揣测主人的意图,见到他因张老板暴怒,直接就把张老板给围住,按在地上一顿胖揍,哀嚎声传遍了整个宅子……

“好了,别给打死了。”

张老板浑身是伤,依旧跪在地上,胡为蹲了下来,在他的脸上擦了擦,说道:“老张,我也是一时心急,咱俩这么多年了,打你我也心疼……”

张老板就觉得心里一暖,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自己这办得是什么事,把东家的家业当做赌注,还输了,东家打死自己都不多……

“手续过了吗?”

“过了,昨天贾六就找我办完了,官府那边也盖印了……”

胡为哦了一声,他想了想,心生一计,然后在张老板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张老板的眼睛睁的老大,好像听到极为高明的主意,不住地点头,然后兴高采烈的就走出了胡家大宅。

>>>点此阅读《王朝之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