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别惹我,我的心魔是天道

小说:扮猪吃虎

作者:天宸

角色:施辰 小银

简介:【无敌不烧脑,看过都说好!】
人的内心,都有执念。
很久以前,上界飞升大修士施辰,修炼之时,出现心魔。
丢三落四的他一剑斩去心魔,心魔竟被斩丢了。
后来,施辰不慎陨落,当年被斩丢的心魔,却修成大道。
心魔无数次铸天道,立天规,化分身,却愈发思念本体。
她抬手逆转时空!
“施辰,我回来接你了!你要对我负责!”
“啊啊啊啊……我的心魔为什么是个妹子啊!”
就这样,一阶的小修士,一剑斩裂了玄界!

书评专区

别惹我,我的心魔是天道

《别惹我,我的心魔是天道》第3章 一巴掌拍穿三层楼免费阅读

施辰二人一进客栈,所有喝酒吃饭的人便都看着他,他不理会众人目光,便排出一枚灵晶,对柜里说:“温两碗酒……哦对不起错了,要两间茴香豆……啊不是,两间上房!!!”

“一间。”旁边小银开口。

哎?

施辰疑惑地看向小银。

“看什么,难不成你能对自己亲生女儿做什么吗?节约省钱懂不懂啊!”

施辰想着,随手抓一把灵晶的富婆,竟然说了要省钱?

那省吧,毕竟钱不是自己的,现在的他,暂时是被富萝莉包养了。

“老板,等下,一间茴香豆吧……”

……

月明星稀。

中月城里,白天喧闹的气氛渐渐安静,清冷的月光扫在窗棂之上,映得屋里亮堂堂的,躺在金丝松木软榻上的施辰,双手背过去抱着头,时不时瞥一瞥身边已经睡熟的小银。

也不知道现在的蓝星怎么样了,自己那边的亲人,一定会很想自己吧。借着皎洁的月光,施辰不禁想赋诗一首。

床前明月光,有难萝莉帮。

举头望明月,低头有刀光。

有……有刀光!

借着通明的月光,他隐隐看到窗外长廊上,有一个拿刀的佝偻身影!金属铁器反射着阵阵寒芒,就这样提着刀,一动不动站在门口!

“卧槽……小银银银……快起来有刺客!”

他猛烈摇晃起身边熟睡的银发萝莉。

“呼……呼…哎别晃……小蟊贼……自己解决……呼…呼……”

(@ω@)熟睡的萝莉似乎并不想搭理他。

一双干枯的手,就这样,拿着明晃晃的长刀,撬开了门。

“嘘,小兄弟,别紧张,大家都是修炼中人,不要你命,乖乖交出身上所有灵晶,我保你安安稳稳的!”

眼前的,是一个佝偻着腰,缺牙独眼的老道人,看这娴熟开锁能力,以及专业的开场台词,估计打家劫舍这种事,没少干!

见施辰没有反应,这老道晃了晃手里的长刀,同时练气七阶的气息缓缓延展开来,一层一层地压向施辰。一般修士,远远感觉到这股气息,早就吓得跪地求饶,乖乖送上宝物了。

“嘿嘿嘿,重新自我介绍一下,老夫独眼魔龙何不空,想必阁下,应该是听过我的名字吧。”

隔着森冷寒光,这老道已经在脑补对面这傻小子听到自己名号,以及感受到自己这血腥威压气息时,害怕地跪地求饶的场景了。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对面这人仿佛丝毫没有感觉到他释放的威压,而对他的话,更没有他想象的情绪波动。

“这位合不拢道长你好,我劝你放下手中武器,现在是法治社会,有什么不能好好说呢!至于钱也不是我的,你得问我身边富婆!”

“阁下当老夫傻子不成,这房间只你我二人,既然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就只能杀了你,然后慢慢搜了!”

施辰眉毛一挑,对方这意思,是要杀人灭口?

不等他反应过来,便见一点寒光破空,空气中弥漫着浓浓血腥味,这老道出手狠辣,刀劈下来,施辰下意识挥手格挡。

铛——

这一刀劈下去,换作一般小修士,早就身首分离当场横死。但这施辰此时伸手格挡,老道的刀芒灌注,一下砍于手臂之上,如同金铁交击,发出一声闷响!

施辰抽回手臂,甩甩胳膊,竟然毫发无伤,连身上所着素袍衣角,都丝毫没有破损。

而那老道抽回自己本命神兵,那三尺乌金长刀正中,已经出现一个圆弧形的豁口,赫然已是卷了刃,非是上品神兵所击打,怎可做到如此!

“你……你是筑基体修!”

老道大惊,自己这凌厉攻势,乃是数千次生死搏杀中磨炼出来,不说练气同阶,就是筑基修士,手臂挨上这么一下,免不得也要当场残废。

不说这西南洲自己独眼魔龙的威名,单是被偷袭殒命在自己手上的筑基大修士就有三个,而被这偷袭命中,能做到毫发无损,不消说,定是高阶体修。

体修战力远超同阶,点子扎手,扯呼!

施辰偷偷瞄了瞄床上呼呼大睡的小萝莉,鎏金蜀锦软榻包裹着她睡得那叫一个香,这才知道她为何如此放心自己。

也不知自己如果真正出手到底该有多强,只是看着这眼前正欲逃窜的驼背老道,施辰心说,要不然。先来个一成力道试试?

“不是,我说你想打就打,想跑就跑,不太给我面子啊!”

说着,施辰微微用力拍了一下老道肩膀,想让他站住别走。

轰隆……咚……哐!

整栋客栈的人都被巨大的震动声惊醒,明显感觉客栈楼板似乎跳了一跳!

“地动了!?”

“怎么了!是地动了么!”

“阿花,快把肚兜穿上,地动了!!”

“各位客官,天哪……”

………

二层上房采用的是陈年乌木地板,珍贵异常,坚固耐用,厚厚的楼板之下,是客栈大堂,客栈大堂地面,为了方便众人行走,采用层层厚砖浇筑,足足两米之厚!再往下数米,是一个巨大的酒窖。

酒窖中,专门存放掌柜独门酿制的陈年美酒,中州醉仙酿,陈年女儿红,秘制凤琼浆,那是一坛挨着一坛,数也数不过来。

而那老道,受了这一下,直接从二楼撞破楼板,去势不减又穿过一楼地面,最后被嵌进了最下层酒窖之下的砖地之中,形成一个约摸两米的深坑!

那些地窖酒缸,由于巨大的震动碎裂了不少,浓香的美酒四溢,隔着两层楼,施辰都能闻到这扑鼻的酒香。

这一下,穿过了三层楼板。

而那老道自是不消说,根根骨骼早已尽数碎裂,当场陨落!那身体如同一蓬稻草般深深嵌进地面,酒水混合着泥水血水,慢慢向土层之下渗去,四周大地龟裂开来。

这场景,怕是这老道下去当了鬼,阎王收着了,都要直呼一个惨字啊!

“呃……”施辰也是被自己的力道给吓着了。

这既然是对方先动的手,也不知玄界,有没有这正当防卫一说啊!

而巨大的震动,也惊动了内城的警卫,不多时,一队金戈铁甲的人马匆匆赶到,当先一个鎏金束袍,腰佩长剑,头戴束发的中年男子轻轻推开门口正望着大坑哀呼的掌柜,走近现场察看情况。

他低头看了看眼前大厅这一米多宽的大坑,石板都跟着凹陷下去,借着光亮,看向地窖坑中已经死去已久的那人,目光微微一凝!

这不正是自己追捕多时,西南洲人人喊杀的魔龙老道么!看这死法,是惹着哪位不该惹的老怪物才落得如此下场?

笃笃笃……

房中施辰正郁闷地斜靠在软榻上,眼看着眼前依旧呼呼大睡的萝莉,耳听得门口传来的敲门声,苦笑着摇了摇头。

这正主,该来的总会来,只不过自己该怎么解释,眼前的场景呢。

吱嘎——

施辰打开门,却见眼前一男子剑眉星目,鎏金甲胄加身,腰间一把玄铁长剑,整个人英姿飒爽。

“晚辈上官岚空,乃是中月城金甲卫,这么晚,冒昧打扰前辈休息了。”

“啊无妨无妨,上官老哥是来问那老道的事,对么?”

“正是,中月城防之疏忽,多有打扰前辈了。”

“没事,也算不上打扰。”当下施辰就把自己遇到这老道的事大概说了一下。

只是说到自己最后这一下的时候,施辰依旧是有点尴尬。

“当时我只想制服这老道即可,没曾想力道有一点点大了,这才造成如此场面,失礼了。”

施辰说得有模有样,还学着上官岚空一样抱了个拳。

“哎前辈使不得,使不得。”上官岚空自是连忙阻止。

上官岚空看着眼前的青年,竟然感受不到丝毫灵力波动,这等实力,怕是化天地万物而归一,不是自己这等金丹小辈可以揣度,当下开口道。

“这魔龙老道,为祸一方,各大主城纷纷通缉,光是悬赏,就远远超过这间客栈的价格了,前辈仗义出手,中月城上下,感激不尽啊!”

听到这话,施辰心中一喜,但脸上,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这么说来,这老道人头值钱啊!拿了钱,也算是摆脱萝莉的包养,赚到自己来玄界第一桶金了吧!

“前辈放心,这里一切善后事宜,全部交给金甲卫即可,待得在下禀明城主,这老道的悬赏,还望前辈到时万万不要推脱。”

“哪里哪里,玄晶这种东西,我一点都不……在乎,你们也别老想着就送玄晶给我,为民除害,造福一方,玄晶是身外之物,我看淡了,我眼里一点都没有玄晶。(✧∇✧)”

“前辈格局之大,佩服佩服……”

上官岚空心道,我也没说悬赏是玄晶啊,前辈这是暗示么……

……

送别这金甲卫,施辰也不管什么大洞不大洞,吵闹不吵闹,天色不早了,他实在是倦得很。

酒香从楼下不断涌入房间,七分混进了月光里,浸润在卧榻上,三分化为了思念,催促着施辰想念起家乡,沉沉地睡去。

……

“死施辰!!!”

“让你就制服个蟊贼,你昨晚是拆家了么!这坑哪来的!”

“我刚去问了那个破道士,你昨天发什么神经啊!”

天刚蒙蒙亮,施辰抱着枕头睡得正香,耳边就传来小银的灵魂拷问。

本来想不管她,继续睡,但听到她最后一句,施辰瞬间支棱起来。

“你你……你说什么!你刚见过他!”

“是啊。”

小银低头,抬眼,露出小虎牙,邪魅的小恶魔笑容露出来。

(☄ฺ◣ω◢)☄ฺ

“对呀,我才见过。”

>>>点此阅读《别惹我,我的心魔是天道》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