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

小说:现言日常

作者:三更起来拔香菜

角色:沈语臻 张阿霞

简介:【爽文+强强联合+甜炸的总裁追妻+1v1+萌宝助攻】
姜时禹想了一辈子的女人是他的前妻,只拥有过三年,便再也戒不掉了。
沈语臻是三流的富二代,二流的姜太太,一流的女法医。
纵使姜太太强势还嘴硬,但奈何姜太太又甜又A,姜总除了玩命宠着,别无他法

书评专区

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

《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第3章 汝之砒霜,彼之蜜糖免费阅读

“嘭。”

沈语臻猛然睁开眼,背后的实验室顿时湮灭在一片火海之中,一袭又一袭的热浪向沈语臻滚挟而来,沈语臻的脑袋一片空白,眼底只剩下惊恐。

恍惚间,沈语臻听到微弱的求救声。

“臻臻快跑”

“臻臻别丢下我。”

“臻臻,救救我。”

……

沈语臻想站起身回去救人,奈何腿上两个窟窿一直往外冒血。

十指插进沙砾中,咬牙想往前爬,刚匍匐两步,便看到一堵火墙朝那双绝望的瞳孔砸下。沈语臻想喊出声,嗓子却像被人掐住一样,嘶哑的发不出一个音节。

整个世界只剩下燃烧的破裂声,沈语臻逐渐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就在她倒下的前一刻,一个狠毒又冰冷的声音附在她的身后。

“去救她啊,跟她一起死。”

即使身处炼狱般的温度,沈语臻也觉得浑身发冷、发颤。

“你要记住,她,是被你丢弃的。”

“我没有。”

沈语臻下意识反驳,想回身看那人的真面目,纵使她竭尽全力,梦到多少回,也看不清那人。

绝望之时,那只大手从后面拭去沈语臻眼角的泪,说。

“你个杀人犯,就是你害死她的。”

“不……”

瞥见地上散落的铁片,沈语臻犹豫,身后的那只手率先替她决定,

“来,捅死我,就像你杀她一样,我们地狱里见。”

沈语臻闭上眼,最后一丝意识是在火光中,看到那个男孩在城墙底下低头吻她。

“再见了。”

沈语臻闭眼,笑着翻腾进万丈深渊中……

--

北城的天气变化大,昨天瓢泼大雨,今天便有些浓郁的像化不开的稠蜜。

香悦酒店顶楼。

沈语臻第n次被同一个梦魇惊醒,下床倒了一杯开水,猛饮,瞬间,七魂回了六魂。

酒店的装修偏冷淡风,墙顶是木质灰,两排黑色透明的衣橱与榻榻米的暖色系形成强烈的反差,与湘江公馆的书房有异曲同工之处。

湘江公馆是她与姜时禹的婚房。

“叮咚。”

晃神间,手机突然响了。

薄绸睡衣抽出一只雪白纤细的手臂,摁下接听键。

“早上好啊前嫂子。”

沈语臻瞥了一眼电话号,是方运承。

“嗯嗯。”

沈语臻沙哑着嗓音应了一声。

“都日上三竿了嫂子还睡呢,啧啧啧,不得不说,资本家就是好,不像我们打工人,睡得比狗晚起的比鸡早。”

“那还不辞职?世界对你痛吻以之了,你还感恩涕零,怎么,你是m?”

沈语臻这张嘴向来不饶人。

“……你怎么那么损啊?真不知道姜哥那些年是怎么打破牙齿和血吞的?”

“汝之砒霜,彼之蜜糖。”

沈语臻仗着姜时禹不在,为所欲为。

“……行吧。你们开心就好。”

方运承就知道在她这里讨不到嘴皮子便宜。

“没事我就挂了,忙。”

打开免提,将身上的浅色薄稠外套丢到一边,不紧不慢走向洗漱间。

深知沈语臻的脾气,方运承连忙道。

“有事有事。麻烦沈大小姐来北城警察局一趟,有一桩案子需要你帮忙。”

“没空。”

“你闺蜜的DNA与死者的DHA出现在同一个证物上,你确定没空帮她洗清嫌疑吗?”

“……我现在过去。”

北城警察局。

方运承双手抱臂站在审讯室外,盯着里面的人一动不动。

“老大,你看上她了?”

张飞端着一碗羊杂面走过来,边吸溜边问道。

“滚远点,腥死了。”

方运承朝张飞的屁股踢了一脚。

“你丫以为我是你啊,是个女的都饥不择食啊。”

张飞嘴角微微抽搐,眼睛撇了一眼张阿霞。

“你别诽谤我,我现在有喜欢的人了,法检科新来的沈语臻,我女神,此生我非她……”

没等张飞yy完,一个淡漠的声线在他背后响起。

“非她干嘛?”

回身,北城太子爷姜时禹西装革履站住身,臂弯处还搭着深色大衣,冷脸觑他。

许是姜时禹的气场太强大,张飞愣是半天不知道说什么,还是方运承推了他一把,才解除了禁令,狼狈退场。

“来的比想象快嘛,很担心吧?”

方运承压了压微弯的嘴角,调侃道。

“没,闲的。”

助理愕然,为了今天的项目不眠不休两个月,临门一脚,因为沈语臻被传唤协助审讯,直接从飞机上下来。

这,是闲?

“随便,反正从今天到案子结束,你的前妻有的忙了。”

两人静默相对半分钟。

“她的安全,你能保证吗?”

“不能,你去做个带刀侍卫吧,近身复仇。记住你当初的誓言,手刃负心女。”

方运承白眼翻上天了,他有种预感,某位总裁复仇的心思有些走歪了。

与此同时,姜时禹冷峻沉敛的轮廓,微有展颜。

--

经过警方一夜思想工作,张阿霞情绪稳定许多,但眼神里还是写满了惊恐。

“张阿霞,我们是北城公安局,现在对你进行例行审讯。请你配合工作,我说的你明白吗?”

“明白。”

半晌,张阿霞才轻轻点了点头。

“好。”

“姓名”

“张阿霞”

“哪里人,多大年纪?”

“林城人,20”

“和死者陈一凡什么关系?”

“我们是情侣,也是同乡。”

“把当天案发现场重述一遍。”

“昨天,本来一凡已经下班了,但是为了等我,他决定在杂物间休息一下,天气的原因,我们都有些感冒头疼,为了不耽误工作,我吃了点止痛药。”

张啊霞一边说话,一边看着脚尖,眼神空洞的像是没有灵魂的木偶一般。

“吃下药没多久,我脑袋就有点昏昏沉沉的,就睡过去了,当我再次起来,睡在我旁边的一凡,满脸是血,我害怕极了,容不得多想,我连跑带摔去叫人救命。后面的事你们也就知道了……”

警察将张阿霞的回答一一记录在册。

“你只是睡在他身边?你们睡觉前有没有做过什么违法乱纪的事?”

张阿霞顿了顿,以为要交代两人亲热,苍白的脸微微有些发红。

“……我20了,发生关系也犯法?”

“……扫黄这茬不归刑警管,我们问的是你们有没有吸毒?”

警方话音刚落,张阿霞眼睛瞪的溜圆,瞳孔地震。

>>>点此阅读《致命招惹:暴戾姜总的法医小娇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