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论白莲花的自我修养

小说:宫斗宅斗

作者:肖沫

角色:莫羽薇 桂圆莫羽薇

简介:郑贤:“爱妃,我们一起画画啊”
郑贤:“爱妃,我们来下棋”
郑贤:“爱妃,我们去游湖吧”
……
莫羽薇os:“这名字果然没白起,真闲”
矫揉造作腹黑男×清纯柔弱假白莲

书评专区

论白莲花的自我修养

《论白莲花的自我修养》第3章 下药免费阅读

莫羽薇听着贤王怒气十足的话声,心里开始阴阳怪气“吓唬谁呢,有本事现在就弄死我啊”。

不过,表面上,却做出一副惊恐的表情,然后立马立的就跪在了男人的脚边,泫然欲泣“王爷,我没有下药”,说完还抽出不知从哪里来的手帕擦了擦一滴眼泪都没有的眼角。

贤王的眼角抽了抽,这做戏做的,他都差点相信了,压下内心的灼热,冲着女子不怒而笑“你没有?那你刚才往杯子里放的什么?”

跪在地上的莫羽薇还在用帕子擦没有任何泪水的眼睛,听见男人的询问,抽泣的回道“是父亲说,这个药只要王爷您喝了,身体就会比以往更勇*猛,”

莫羽薇暗暗的换了一下跪下的姿势,感觉自己的腿有点点麻了,接着道“臣妾想着,这应该就是滋补的药了,而今天王爷又累了一天,所以” 说着话,她抬起头露出被手帕擦红的双眼看向贤王。

贤王这会儿是真的气笑了,他要是相信眼前这个看起来十足十无辜的女子什么都不懂的话就见*鬼了,但他脸上不动如山,刚刚好像还气愤难当的脸,马上又和煦起来“原是如此,是本王误会了,”说着伸手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女子“今天累了一天,你好生休息,本王还有公务,先不能陪你了”

说罢,贤王起身就走,仿佛真有什么紧急的事情等着他处理,而莫羽薇则伸手拉住了男人的衣摆,“王爷,就不能,不能明日再处理吗”摆足了不想让贤王离去的小女儿姿态。

贤王“……”他真的要压不住了,一个想杀人的心,一个燥热的身体,这个女人竟然还在作死。

他握紧了捶在身侧的手,随时准备出手。只要莫羽薇下一步敢得寸进尺,他就不管皇兄的叮嘱了。

适可而止,见好就收。莫羽薇深得这两点的真传,至于顺杆子往上爬的事就过分了,于是她慢慢放开了拉住衣摆的手“那,还是算了,公务要紧,臣妾恭送王爷”说的是满腹惆怅依依不舍,说完还不忘行礼,把大家闺秀、深明大义、进退有度的姿态拿捏的稳稳的,无可挑剔。

贤王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行礼的女子,目露探究,这女子的一番作态让他的怒气无处发泄,却又挑不出任何毛病。他不再管其他,收回探究的目光,拂袖而去。

当房门再次被关上,将本该没有任何交集的两人隔开的时候,屋内屋外两人瞬时都变了脸色。

贤王一出门脸色便冷了下来,“景瑟,给本王备冷水,本王要沐浴”

一直等在屋外的侍卫,立马领命去准备了,只是他不是很懂,虽然五月份的天气渐暖,但到底还是有轻微凉意的,更何况这大半夜的,他们家王爷发什么疯,这会儿要洗凉水澡。

这边的贤王可不管他的小侍卫在想什么,只见他边走边拿出块帕子狠狠的擦了擦手,这是只他刚刚扶莫羽薇起身的手,擦完以后,他将帕子一扔,冷漠又无情“烧了”。

身后自有下人领命。

出了院子,贤王回头深深的看了一眼灯火通明的房间,笑的狠厉“好,好的很,好一个丞相府,好一个莫明阳”。说罢,转身走向自己的院落。

而这下药的一笔账,终究是算到了丞相的头上。

话说回来,屋外的贤王到底是怎样的,莫羽薇就管不着了,看着男人离去,房门被紧闭,隔绝了所有人的目光,她从行礼的姿势站了起来,揉了揉膝盖,内心就开始问候某王爷的祖宗了“淦,动不动就要行礼,破规矩真多”。

然后走向床边,一头倒了下去,虽说她只是和贤王爷说了几句话,但和一位气场强大的王爷交锋,所耗费的心力只多不少。

但倒下去之前,她忘了,这是婚房。于是在外侯着的下人就听见了里面王妃倒抽冷气的“嘶”声,紧接着传出传唤的声音“来人,把床上这些东西收拾了”。

看着丫鬟进来收拾床上的那一堆花生桂圆,莫羽薇的嘴就抽了抽,放在盘子里吃不好吗,搞这些没用的。

莫羽薇坐在椅子上,揉着自己的膝盖想了想刚才她和贤王爷的交锋,她觉得,应该是自己占了大半的赢面。

没错,一切都是她故意的,从贤王一进婚房开始,都是她故意设计的了,她故意娇羞的对他,让他以为自己对他有好感,故意背对着他放药,实则让他看的清清楚楚,故意提相府,祸水东引,实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主意,故意拉他的衣摆,让他以为自己想让他留下。

好一出极限拉扯,好一朵盛世白莲。莫羽薇都要被自己的演技征服了,要不是房间里还有丫鬟在,她都要为自己鼓掌了。

莫羽薇美滋滋的想,谁想让那个劳什子王爷留下过夜哦!那么大的床,她一人睡不美吗!她看了那么多小说,可没几个主角会喜欢白莲花的人设,那她一定要当好这朵王府的白莲花。至于那祸水东引的相府,哦,这又关她什么事呢。

等丫鬟收拾好床铺,又替莫羽薇拆了满头的发饰,伺候她躺下,她才惊觉刚才的一步步有多危险,是了,主角一般都不喜欢白莲花的人设,但其他人可都很吃白莲花这套的。

躺在床上的莫羽薇轻轻拍了拍胸口,长出一口气,“好险,看来,这贤王爷是个当主角的人”,她喃喃嘀咕,“肯定不会喜欢白莲花”。

月影斑驳,房间仅留的蜡烛慢慢燃尽,大红帐中的女子呼吸逐渐平缓,陷入沉睡。屋外掠过一阵清风,没有惊动任何人。

>>>点此阅读《论白莲花的自我修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