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天不会说话

小说:都市日常

作者:北斗七星2022

角色:赵生甲 拉面哥

简介:学业有成却无业可就,漂泊谋生最终落得回到家乡,年轻人胸怀抱负永不止,在经历多次变故后找到自己的人生目标,为此大干一场,事业大成。

天不会说话

《天不会说话》第3章 网店卖鞋免费阅读

当贫穷的烙印镌刻在心间,无论你走到哪里,它都会在你头脑清醒时对你说话,穷可以改变,而改变的方式有千千种。赵生甲做起了网店,一双鞋从二十到一百不等汲取流通价值,对于他来说,这已经太实惠了。

记得第一笔钱流入他的钱袋,他情不自禁地和下网抓鱼作了比较,虽然在他都是无本买卖,一个靠辛苦,一个靠技术,而在潜力空间方面,显然是后者更具有竞争力。随着节日的变换,到了冬天,再用网网鱼就不行了,网店卖鞋则不然,时间越久,生意会越好,老店效应就是时间的产物。

所谓头一桶金该不该算上他首次出手河鱼的收入,赵生甲有他的看法,现在做的事,虽也算是赚取了一点外快,都不是未来财富聚集的初始叠加,要看致富定位的平衡点的稳固性在哪里,小打小闹就是在试水,绝对够不成发大财的称谓。

做个兼职商人也上瘾,有钱赚,人就有期盼,现在是经济社会,没听谁说怕钱多的,不遗余力赚钱,无意义中成为多数人的一个信念,赵生甲渴望他的业余买卖日新月异,购者与日俱增,在最短的时间里,把他的网店开成畅销店,那时钱也就如流水一般源源不断了。

他网售的鞋几乎都是韩国知名品牌,国人多以年轻人购买,价格相比实体店便宜许多,购买者既满足了虚荣心,又买到了货真价实的真品,可谓两不吃亏。因为货都是从韩国专供,不存在造假销售问题,尽管仅上架几天,也有了一定信誉,不满意随时退货,让购买者很是信服和认可,人人相传,知名者多了起来。

面对见效的网卖收益,赵生甲深刻意识到穷不是资本,靠别人也是改变不了自己的,穷则思变的道理诠释得再贴切不过了,他不赞成钱是身外之物的论点,有钱人说了不犯毛病,一贫如洗的人说了,就是虚伪。他也听说搞建筑的,干之前是有钱人,干了后,老板还是老板,说不定转身变成穷光蛋老板了。这个社会就是如此残酷,眼泪只能证明你无能。

好好经营一件事,付出辛苦是必须的,赵生甲不苛求一夜暴富,他要把这件代销网店开成他积累财富的探路石,摸索着前行,但是他并不认为这个生意能做得久,竞争趋势下,能不被吃掉都很难了,做大就更是痴人说梦,走一步看一步吧。

更让赵生甲清楚的是,危机无时不在,有时躲过初一,不一定能躲过初五,最近就传来代销诉讼案件曝光,他所经营的这个网店也非专供代理卖家,这个擦边球能玩到多久还是未知数,忐忑时时困扰着他,虽不曾提心吊胆,也是心惊肉跳的。

“爸,”赵生甲对父亲说,“这个鞋卖一天是一天,我感觉不会长久,毕竟我们做的不是正规的代理商,等于是我们在做违规的事。”

“儿子,”赵生甲爸爸说,“咱不偷不抢,也没宣称是某某代理商,我们就是卖的牌子鞋,至于是仿制还是冒牌,又不是我们生产的,有人要,价格还便宜,说明买家也知道其中的玄机,心照不宣而已,不让买了再说。”

“好在不是本国的牌子,多少可以掩人耳目,”赵生甲说,“韩国供货商家也没有提示需隐晦什么的,暂时正常走着,有了情况,大不了不卖了。”

“咱诚信做人,”赵生甲父亲说,“一分钱一分货,买咱鞋的人图的就是货真价实,有需求就有市场,鞋这个东西,都是穿在脚上的,样子都差不多,雷同也正常,总不能把鞋做成手套样吧。”

赵生甲的担忧也是不必要的,申请注册时也是提供的真实材料,未做任何隐瞒,平台通过了,就意味着符合上架条件,他尽管卖就是了。至于是否侵犯知识产权,另当别论。特供许可不是网络平台管的事,是出品商和代销商之间的约定。

经过同类商品比对,他经销的鞋品系真货,不存在出手造假商品之嫌,他就是接货卖货的中间商,卖后分成,算是供货商多了一个线上地区分销商而已,因为没有门店,所以无以确认专卖实体店。

不到一个月,他的网店已小有名气,各地卖家都有,效益也逐步向好,剩余利润也多了起来。一个月为例,平均日收入达三百元,全年淡旺均摊,到手十万无悬念。说话间,临近年末,赵生甲盘算着新一年的计划,冥思苦想几日,也没想好该怎么做会赚更多的钱,除了工作时不想别的,剩余时间他脑子里想的就是钱。

一天赵生甲去超市,蔬菜架的价格让他有了思考,同样的蔬菜品种,不一样的价格,区别是有机无机。回到家上网一查,弄明白有机的确切含义,作为商品,不一定天天买,而作为餐桌上的食品,粮食、蔬菜、副食、如肉鱼海鲜等,是维持生命必须的东西,一日三餐,哪顿不吃也不行,做”吃的”更长远。

近日有个山东临沂的”拉面哥”,走红网络,网络经济一词也被热用,许多人慕名而去,宁可开车几百公里,就为了见上这位”网红”一面,他们想亲身体验真诚和朴实,现在人们被虚无的东西弄得眼花缭乱,的确需要净化一下心灵了。

网络商机把握好了,便是踏进财富殿堂的阶梯,想站着不动都不行,众人助推,就像往张开的口袋里倒钱,眨眼之间,穷人变富人,正所谓一夜之间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之所以一夜走红,就是一碗拉面,三块钱一碗,十五年不涨价,体现了真诚和朴实,老百姓吃着实惠的一碗面。

受此启发,赵生甲也想,全国出拉面小摊的有千万家,数不胜数,唯”拉面哥”火了,机遇不可否认,关键是他不唯利是图,即便涨个几块也不过分,物价上涨,水涨船高,也是能够被接受的,他默默秉持着他的坚持,这样的人出了名也不稀奇。

网上菜店铺天盖地袭来,冲击着早市和超市,这股力量无人能抗拒,就像当初超市上架蔬菜和粮食,影响了市场蔬菜走量,也逼得若干店面粮店干不下去,竞争的结局就是有兴有衰,运营走势难料。赵生甲不会把网售普通菜品作为主攻方向,他要做有机蔬菜专卖,做这个才是冷门,才有无限潜力。

要种菜,就得有种菜的地,根据他的设想,需找一个近郊农房,不求房子多大,但要院子宽绰,这样,他可以试种一下,以摸索经验,赵生甲有个大学同学,也是牡丹江去的,同窗四年,彼此要好,经常放假开学同行赴校或回家,他叔家在海浪村有个平房,他说起要种植有机蔬菜,就一口答应可以无偿使用,因为他叔老两口迁移上海到儿子跟前,家里的房子空着,租也租不上价钱,村里空置的房子到处都是。

通过那个同学描述,就是院子小,以前为了养鸡都盖上房子当鸡舍了,而赵生甲恰恰需要院子大的,即便不要钱白让他用,他也不会去的。作为一件惦记的事,赵生甲求多人打听,试图寻觅他的理想之地。学车考驾照的想法也从心而生,同学几乎都有票了,甚至还得有自己的车,他连驾照都没有哪成?

然而给人打工的工作不容他报学驾照,周日一天休息,一个月才四天空闲,四个科目都完成起码得两个月,要是一个月拿出四天学,不得学到猴年马月去,他想慢悠学,驾校还不知干不干呢。一打听驾校,当他说出他的实情,不料驾校同意了,于是报了名。

理论考试一下就过了,接下来实际操作进度慢了下来,一周只能去一次,好在他学的是VIP班,一对一教练手把手教,每日定点车接车送,包车练习,基本不受时间限制,一两个小时均可,小青年,手脚灵活,悟性也高,去了几次手法有了质的飞跃,按教练的说法,他用不上三个月就能过关。赵生甲的情商不低,他为了讨好教练,破费买了几盒好烟打点,别说教练教得更用心,下午人少就让占台车随便练。

寻找农村带院平房有了进展,听他姑父说,他家在丰收村有亲戚,几乎家家有院子,年轻人都到城里打工,也在城里买了房子,闲置的房子很多,向外出租年租金一千左右,他答应帮着搭个着,不知根知底谁会那么上心呀!

说话过了一日,赵生甲的姑父周日闲着去了一趟丰收村,到了他亲戚家坐了坐说起租房的事,他家亲戚应下帮着留意,同村的人相互都比较和睦,帮忙的事也都很热心,经联系,他家邻居有个刚搬进城里的,村里的房不住了,有了这个准信,打电话告诉了他姑父。

得知此消息,赵生甲喜不自禁,回话说他要去看看房子,赶到周日下午他练车回来,由他姑父开车拉去丰收村一看究竟。

>>>点此阅读《天不会说话》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