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三国:定国志

小说:历史古代

作者:是憨憨啊SUPER

角色:曹操 卞夫人

简介:许无忧一觉醒来,魂穿三国赤壁之后。天降绝美御姐邻居。没有一切外挂辅助,全凭后世忽悠大法搅动魏地。曹操视如至亲,曹真许诸视如亲兄弟,曹丕视为引路人。司马懿视为眼中钉肉中刺。造酒厂,拓田地,开学校,兴科学,强步兵,建海军。废天子,立宪法,斗奸臣,灭倭寇,救民心。以毕生才学辅助于天下“只有国家相信人民,人民才愿意相信国家。”

书评专区

谁能拒绝不说话的周姐:其他的都还好,也还算不错,但是给女主强行降智就说不过去了!拜托都穿越了诶!还想着现代的生活方式不现实啊!!!

┌П┐(►˛◄’!):我敢确定80%的人都是被女主劝退的,你没事闲的整个两人穿越,给女主降智,我真的,看到第五章我受不了真的,前四章我可喜欢了,我服了,女主是败笔我说的!

爱吃红烧基尾虾的缪宏:确实不错。还能学到某些相关历史。作者大大加油码字。

三国:定国志

《三国:定国志》第3章 肥羊来了免费阅读

把第一件事办完的许无忧又变成回那条咸鱼。

今日又来到昼食时辰,

又连续吃上三天白果的无忧掌柜依旧坐在自己那张宝座上,百无聊赖地瘫着。正当想关门时,曹操背着手一脸笑意、雍容闲雅地走来。身后还有一名温文尔雅的中年妇女一同前来。

定神看了看中年妇女,按照多年看妹经验来看,这大妈在年轻时绝对是风姿绰约的大美女。

“无忧掌柜啊,某又来了。今日带上内人到来,一同品尝你的烧烤啊。速去,某饿极了”

这位中年妇女便是曹操第二位妻子,未来的武宣卞(biàn)皇后:卞夫人

(话说在东汉时期,女子社会地位相对鞑子朝而言,还是好一点。女子一样可以像男子一样出外挣钱养家。更不会有三寸金莲这些变态规定)

肥羊....啊呸....贵客光临。要不是顾忌一下礼节,许无忧能笑得合不拢嘴。

“喲...老曹。没想到嘛,原来这么会疼爱嫂夫人啊。今日依旧烤羊肉外,再给安排点别的。”

等把二人引至坐位后,曹操和卞夫人就懵了。

曹操两眼光放,看着面前的饭桌和背椅惊奇问道:

“无忧掌柜,这是何物?某上次为何未曾见过。图案做工还如此精美”

“嘿嘿。老曹,这圆圆的叫饭桌。就是平时用膳的案几。这个叫座椅,有了它就不用再席地跪坐”

听到许无忧的解释,曹操现在的眼睛何止发亮啊。那简直就像一个未见过世面孩童遇见新奇玩物一样。身旁的卞夫人看到自己夫君如此逗趣,虽是口中无语,心中也是暗自打趣自己这位夫君。

“老曹,别站着傻看。来试试舒适否”

话完,就拉着曹操在垫着软垫的背椅坐下。

曹操慢慢坐下后,整个人顿时眉开眼笑,一脸不可置信笑道:

“有趣,甚是有趣。某坐在这名为背椅的物件上,很是舒适。无忧掌柜啊,你是如何想到此物的。”

“这个不难。人嘛,都想自己日子过得舒适些不是”

“嫂夫人,请吧。”

卞夫人看到自己夫君如此有趣,也试探性慢慢坐下。这一坐不要紧,要紧的是同样也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舒适。喜悦之情也浮现在那张温文尔雅的脸上。

“无忧掌柜,这张背椅确实很不错。你费心了。”

听到曹操和卞夫人的评价,心中更是一喜“今天赏钱没跑了”

“老曹,嫂夫人。若二位不介意,那便试试同桌用膳如何?”

闻言,卞夫人顿时脸色尴尬。在古时,女子并无资格和男子同案用膳。哪怕是夫妻,也是要一案一人。

今天要来店里的曹操心情本来就不错,再坐上这舒适的椅子心情更是大好。

“夫人,你我虽为夫妻。可也未曾同案用膳。今日我们就试试如何?”

听到自己夫君这么一说,卞夫人心里更是喜悦。慢慢点头以示同意。

史上第一次男女同桌吃饭,被许无忧这么一弄,提早了上百年。

眼看二人甚是欢喜,便再擦擦本来干净的桌子。为二人新泡一壶清茶。

“老曹、嫂夫人,在下先去准备吃食。二位请稍等。”

这货也识趣,便去把店铺大门关上。一个人在厨房的忙活着....

“老曹今天是带老婆来的,那就等于要装逼的意思。而且那大妈面色和善不说,身上打扮也是雍容华贵。绝对是大户出身。今天必须安排到位。”

等他在后厨忙活时...

曹操仍在专心致志研究腚下之物。

可卞夫人却把目光留在壁炉一旁的字画上。

“床前明月光,凝视地上霜”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曹操听到自己夫人能念出如此佳作甚是惊讶。

“夫人,你何时会作诗。吾为何未曾知晓”

中年妇女抬手轻柔指了指道:“夫君你看”

曹操又懵了。自己又把这首静夜诗读了好几次。再看看那刚劲有力的飞白体。

“夫人,你说这位无忧掌柜是何许人也。能写出如此佳作来表达心中对家乡的思念之情。”

“夫人你看看这字体,刚劲有力,转折处笔锋凸出。这位无忧掌柜,果真是有才之人”

“夫君若是喜爱这位无忧掌柜,何不早日表露身份”

“不急,此事不急。吾还想看看这位无忧掌柜还有多少才能”

卞夫人没再搭话。而是一脸笑意看着自己夫君瘫坐在背椅上的样子。

曹操顿时好像想到了什么。一张老脸顿时涨得通红,立马坐直身子。支支吾吾好半天。

干咳两声道:“夫人,你试试倚靠着这椅背。很是舒服。”

不多时...许无忧就端着一大盘烧烤前来。

烤鲫鱼、烤羊排、烤茄子、骨肉相连、烤韭菜、再加上满满一盆莲子雪耳糖水。顿时把饭桌放得满满当当。

这个时代的人哪懂得什么叫荤素搭配。曹操夫妇二人被这一波操作镇得不轻。二人顿时想起平时在丞相府邸内吃的都是什么玩意,不是清汤寡水就是各种水煮肉加烙饼。再看看这里的吃食,曹操就想提刀回去把丞相府内那群厨子头都给砍了。

“老曹,嫂夫人。这个烤鲫鱼细骨较多,吃的时候需多加注意。但此鱼虽然细骨较多,可其肉质鲜嫩无比。

等介绍完毕菜式后,曹操主动给卞夫人一道道夹菜。卞夫人也是吃得眉飞色舞。对许无忧赞赏有加。

曹操看自己妻子吃得非常满意便道:“无忧掌柜,你看这么多佳肴,某等也吃不完。一同用膳如何,正好也能听听阁下的故事”

这番话看似没什么,可一旁的卞夫人已清楚丈夫的心思。阁下这个词,在他这位平素杀伐果断的夫君里可不常用。

既然大客户有要求,他也不客气,拿上自己的宝座过来一屁股坐了下去。

以示尊敬,先给客人倒了一爵酒。开始介绍自己起来。

“无忧掌柜,不知道你年方几何,家里是否婚配”

拿着筷子的手听到卞夫人这番话刹时顿了顿。嫂子...你这是要介绍对象吗?连忙放下筷子道:

“在下是初平元年所生,今年正好二十有四。家里父母去得早,是舅舅把在下抚养成人。在一年前舅舅也去了。世间就剩我一人,家里也未曾安排婚配。”

这些早就在曹操来之前查了个一清二楚。卞夫人引出此话题,无非就是清楚曹操心中所想,把面前这少年郎收入麾下。

“无忧掌柜,你觉得玄德公和孟德公想比起来如何?”

曹操这话一出,许无忧当即咳了几声。

“老曹,你小声点。如今我等还在许都,议论当今丞相和皇叔那是死罪啊。你也是官绅,不要找死啊。”

曹操和卞夫人看到许无忧这样子心里也是五味杂陈。他这个反应,代表着如今百姓的反应。就算心里有恨,也不敢说。百姓不敢说真话,对曹操这枭雄来说,就是他的失职。

“聊聊其实也无妨。曹丞相亦非狭隘之人,集思广益、不禁民言,爱惜天下之才也是丞相的宗旨。聊聊并不碍事。你说对不,夫君”

这下好了,曹操不给老婆面子也不行。不过继上次听完这么评价自己后,他还真想看看这大才是怎么说刘备。最终,还是豪气道:

“无忧掌柜你放心,某也是见过世面的人,这就当席后谈资。难道某还到处宣示不成。”

一口气灌下好几爵酒,心神才慢慢定下来。身在魏地,曹操他自然不敢多说。但是刘备可以啊。反正后世三国演义怎么赞美刘备,他就反过来一顿怼总不会错。

(古代酿酒,均为低度酒。因酿酒工艺落后,顶天也就十几度,一般平头百姓能喝到米酒也就几度。)

又猛地喝下几爵酒后,直接说出一番语惊四座的话。

“当今刘备刘皇叔,虽然武有关张赵相助,文有诸葛孔明。但在我看来,刘皇叔就是一个遇事犹豫,仁义过头的虚伪憨货。若是没有关张赵几员大将和诸葛孔明辅助,他算个屁。”

此话一出,别说曹操。就连本来只想引出谈资的卞夫人都咋舌,可曹操还是来了兴趣。许无忧这话骂得曹操心里很是舒服,脸上表情都来了兴致。这些年,有骂刘备懦弱,但骂刘备是虚伪憨货还真头一次。

反正都是骂刘备,骂了就骂了。

看了看曹操和卞夫人,两人脸色充满了想听下去的兴致。也懒得掖着藏着,那么多酒下去,度数再低也是有度数。质量不够数量来凑,喝多了照样壮胆。这会想堵嘴还未必能堵住。

“说他遇事犹豫,仁义过头。就单单当年三让徐州便能看出。”

“一让是为了徐州百姓,书信于曹丞相劝说退兵。这一让显出仁义。”

“二让是丞相退兵后,只应允陶谦在徐州附近驻扎,死活不驻扎城内。这看似仁义,可换个角度。他心里不想要徐州吗?不,他想要。那为何要只守不拿?第一是名声。第二也担心落入丞相手里。”

“三让,徐州太守陶谦病重。又辞。最后在众人劝说下才拿下徐州。这是为何?还是名声,就是要拿得迫于无奈。弄到要众人求着他要,这就虚伪”

“做大事者,赏罚分明,杀伐果断,没有人可以凌驾于条令之上。但他对于关张二人所犯错误,却以小惩了事。这就是仁义过头,把仁义看得比条令还重要。将来还如何令行禁止。我若没猜错,诸葛孔明到了蜀地第一件事便是整顿军纪。”

“还有一点,此人虽得民心。可百姓跟着他照样没少受苦,照样颠沛流离。这不是一名为君者该有的。为君者,以民为心,以民为重,天下所事,民乃第一。所谓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长久下去,他再得民心又如何,没有好日子,照败。”

“综合以上所述,他刘备不是一个遇事犹豫,仁义过头的虚伪憨货还是什么。”

看着曹操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就知道踩完刘备,是时候抬一下曹操。又自顾自喝了一爵酒继续满腹经纶道:

“反观我们曹丞相,四个举措就很明智”

“第一,大兴屯田。不论是民屯还是军屯,亦或是商屯。都是为了百姓和士兵能拥有足够的粮食,虽然强制屯田丢失了民心,可在饿肚子和饱肚子之间选择,谁会那么傻选择饿肚子。”

“第二,唯才是举。这是一个国家政策是否得到延续的根本。政策是否有效,是否有益全靠才识之人。哪怕交战之中,才识依旧占优”

“第三,抑制豪强。这是防止民心暴动的有力手段。如果所有好处都在豪强身上,民心必反。老曹你也是官绅,你比我更清楚这事情的后果。”

“第四,整顿经济。这更不用我多说,老曹你也懂。经济是战争的根本。战争打的就是国力,若是一个国家连经济都发展不起来,谈何战争。虽然经济发展不快,但也比他刘备强。”

“老曹,你觉得我说得对不”

曹操闻言思索片刻还是点了点头。显然,许无忧已然说出曹操心里痛处:民心。民心这二字一直困扰在曹操心中已久。现在曹操哪还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那股气势,听着许无忧这三言片语就把心中所想一道而出。内心对许无忧显然喜爱有加。

“无忧掌柜,先不急聊刘备。这个关于民心的事情你再给某说说。你也知道,某也是个官绅。对于民心我是非常注重。”

话毕,又见曹操为自己满上酒爵很是满意。

这货心里鸡贼嘀咕道:老曹啊老曹,听到就是你赚到。我跟你吹的这些,都是我在后世网络各位大佬的点评。哪条不是历经岁月检验的评价,那都是历经千年的总结啊”

“老曹,如果你要说民心。我觉得改变民心只能靠我们当今曹丞相才可以。你只是一个官绅,怕是没那么大权力吧”

曹操顿时被怼得一脸尴尬。一旁的卞夫人努力克制着面部表情,心中已然忍不住为自己丈夫玩什么微服出巡,因此还吃上一瘪觉得逗趣。。

奶奶的,老子就是当今丞相!你奶奶个腿的。

“无忧掌柜,你就说说。我也算一方官绅,许都有些事情某还是能参与一二”

“第一,取消兵、商屯田制。把土地归还于百姓。让百姓拥有自己的土地。每年按照军队所需用粮和粮仓必备屯粮数平均分派给田户。额外余粮由田户自行处理亦可让粮商自行收购”

“只有国家相信百姓,百姓才会相信国家。这个顺序不能乱。”

“第二,实行职业募兵制。招募而来的士兵成为职业士兵,不用参与耕种,每月分发月俸。而且但凡家里有壮丁成为士兵的田户,每年上缴的粮食和田租必须减少或减免其一。”

“第三,休养生息。国家年年战争,人口剧减。人,才是国之根本,也是经济的根本。仗,随时都可以打,但人,不是随时就能成长起来。”

“只要第一条做到了,第二第三条才有可能成功。现在百姓们虽然不会饿肚子,但也吃不饱,也吃不好。一个国家,暂且不说吃得好,但起码得吃得饱。只要吃得饱,人口才会上升。人口上升,随之而来就是经济发展国力增加。”

曹操这战争数十年的枭雄,自然清楚民心很重要。

可让他意想不到的是,面前这位年方二十有四的年轻人竟然一句话否定他所制定的屯田制后,还一并提供一系列解决方案。更为惊讶是那句,只有国家相信百姓,百姓才会相信国家这等觉悟话语。

此刻不仅仅是曹操,就连卞夫人也听入迷。见二人酒爵见底,便拧起酒壶给二人倒上。

还在借酒气夸夸而谈的许无忧,对于这国家的顶级权贵在给他倒酒这事浑然不知。

“这就是方才说,为君者,以民为心,以民为重,天下所事,民乃第一”

>>>点此阅读《三国:定国志》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