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无敌,从深渊走出的帝尊大人

小说:玄幻爽文

作者:烧烤麻辣串

角色:陆凡 秦瀚

简介:陆凡,一个只求平凡长安、逍遥自在、断因果止红尘,一个只求能够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红尘人。
只不过,他有一双紫眸能够看穿一切虚妄;只不过,他的左手镇天地乾坤,他的右手掌生死轮回;只不过,他的左脚镇压着滔天魔狱,他的右脚则为天道、镇压着万物生灵;其经络流淌着的是银河大海,每一个细胞都是星辰斑点.....
饶是陆凡,被诸天万界尊称的帝尊大人!
对这红尘渡劫,也是头疼不已。那些年欠过的“债”...

书评专区

用户31713738:章节好少啊

烧烤麻辣串:从未见过如此好看之书,啧啧啧~写此书者,必然是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帅逼人物~

用户25152731:这还没看呢?就没了

尤金的焚心咒:有时候评分低是有道理的

用户50265185:继续加油啊作者,写的还不错,希望不要断更

无敌,从深渊走出的帝尊大人

《无敌,从深渊走出的帝尊大人》第3章 毁根基保平安免费阅读

旅店的瓦檐上,陆凡躺在上面,仰望着星空。喃喃道:“我这个性子啊!唉~这令牌交出去,又是一个因果线缠在了身上。”

过了一会,突然噗嗤一笑。想到了很久以前的一个朋友,因为欠了好多“债”,身上的因果线太多了。

他气不过,实在是还不完!就直接跳到了时间长河中,任由其冲刷摧残,用时间去洗刷掉一切因果。

“呵哈,那个家伙,还真不愧是蛮煌祖帝!真够蛮的~”

“唉~睡吧,忘记掉那些往事,只要能朝前看就行。”

“逍遥逍遥~..”

在呢喃中进入了梦乡....

寂静的院子内,桃花树的一个枝条上正挂着那枚木牌,随风摆动着。

一旁的废弃瓦房内,一双灰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那块令牌。

就连陆凡也没有察觉到,一直都有个人在看着这一切!

那人靠着墙边,缓缓移动。走出了黑暗的庇护下,那人居然是个小屁孩?

看样子只是个8、9岁的小男孩。

男孩靠着墙壁踮着脚,轻盈的移动着,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响。

终于移动到,离木牌最近的方位。那双灰眸变得更加具有亮光,双脚用力的踩着地面,时刻准备迸射出去。

男孩在等待一个最佳的时机,只要将木牌带离桃花树的攻击区域,那块令牌就是自己的了!

沙~

男孩右脚微微扭动,破烂的鞋底与地面响起微弱的摩擦声。

这是男孩要出手的前兆。

没有察觉的是,有几根桃花枝条,并没有随着微风摆动。

砰!

双脚蹬地,男孩迸射了出去,伸着双手欲要摘下那枚木牌。

啪!

一声脆响,一根枝条猛的甩下!将男孩狠狠地打在了地上,透着破烂的衣裳,看到了那道深深的血痕。

又是一根枝条卷起了男孩,那枝条上长满了倒刺,枝条在小男孩瘦小的身躯上滑过。

男孩却死死的咬着嘴唇,血液从嘴角流淌而下,即便是这样也不吭声。

滴答滴答~血液滴落在了土壤上。

又是一根枝条高举于他的头顶,一冰冷的声音从枝条传了过去。

“小子,为什么要偷东西?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一直在这里!”

男孩听着脑海中,那清冷的女声。灰眸扩张着,随后喃喃道:“仙人?...仙人!救救我的妹妹吧!”男孩开始低声喊着。

枝条开始用力,慢慢缩紧着。枝条上的倒刺,根根刺入肉身。

“小子,为什么要偷东西!这是你最后的机会!”

听着脑海内的声音,男孩冷静了下来。真挚的说道:“我刚才都看到了,只要用那块令牌,我就能让那个仙人救我的妹妹了!”

枝条并未松开,过了好一会,猛然甩去!

男孩被摔在了石墙上,身上满是血红的斑点,皆是血眼窟窿。

“不准再靠近了,不然!你们都得死~”

枝条缩了回去,但经过这次插曲后,变得更加警慎了。

男孩忍着痛,向着石屋内爬去,地上拖着一道长长的血迹。

进入到了黑暗之中,失去了声响。

...

“哦咕咕咕!”

清早的第一声鸡鸣响起~

陆凡随之睁开了眼,看着万里无云的晴朗蓝天,欣喜道:“还是外面舒服~”

“走咯!”

抻了个腰,在屋檐上闲庭散步,每走一步便在数米外的屋檐上显出身影。

“哟,起的还挺早啊。”

陆凡换了套紫色衣服,配上身后还别着把黑鞘金纹长剑。

“大人,小姐已在车上等着了。即刻启程——秦家!”

陆凡嗯了一声,走入那帘后。

看着一脸苍白的女娃子,以及感受到马车内弥漫着的寒气,暗道:这女娃子的天赋真不一般,这寒意未在修炼一重功法之前,便能在二层时达到“身冒寒意”这个境界。是福也是祸啊!唉~

陆凡轻呼了口热气,整个马车内变得温暖了许多。轻声道:“太冷了,暖暖身子。”

秦雪微微咧起了笑容,暗暗脸红着。这表现也映入了陆凡的眼中,暗叹道:赶紧拿回令牌就走,总感觉这女的对我图谋不轨啊!

“咳咳~”

秦雪咳出了几口寒气,连忙吸了吸屋子内的热气,试图让自己再暖和些。

陆凡问道:“离秦家还有多远?”

“还有半刻钟就能到了,请大人放心。”马夫的话音传来。

陆凡望着一旁哈气的秦雪,伸出手说道:“将你的手给我。”

秦雪愣了下,听话的把手放在了陆凡的手心上。感受着他手心上传来的温度,犹如一股暖流在体内流动着,压制着自身的寒气。

陆凡早已将身躯所封印,不然这长年沾染着深渊气息的身躯,饶是主神触碰到,也得身躯溃烂、腐蚀而亡。

陆凡伸出双指,轻轻点着她那手心的穴位,暗中输入几丝炎息进去,抑制着当中的寒气。

只要见到木牌,一指就能治好她的“恶疾”!只不过治好的代价没和她说,就是不能修炼罢了~

只说治好,又没说什么后果。陆凡并没有觉得自己有什么过错,更不知道暗中又沾染上了些恶心东西。

“小姐,大人!秦家到了~”

马夫的声音传来,陆凡抓着秦雪的手微微攥紧了些,秦雪抿着嘴害羞着。

陆凡则是很开心,没想到这么快就要了结一段因果了。

“哟!这不是林伟吗?怎么,带着病娇回来啦?”

嘲讽的尖声响起,秦雪缩回了手,神情暗淡了下来。

“放肆!这可是三殿下,说话放尊重点。”

马夫怒喊着,只要三殿下治好了恶疾,就还是那个修炼天才!万人瞩目的三殿下!

“呵呵!一个废物,早就该被除名了!要不是念在前族长的情面上,这个废物三殿下,早就被贬成杂役了!”

“你!”林伟坐在前面,攥紧着拳头,但要是出手,又会给殿下带来不好的影响。

“好了!这到底能不能进去啊?”

陆凡蹙眉道,进个门磨磨唧唧的。这些戏码早就看的反胃了,来来倒倒就那些词,无聊死了。

“是,大人!”

林伟连忙回了声,看着挡在大门前的二人,喊道:“快滚开,里面的大人你们惹不起!”

“呵!什么大人?我看,是那个废物饲养马种吧!”那人讥笑着,眼神满是猥琐之意。

一抹紫光闪过,众人皆被击飞,“哎哟”声四起,躺在地上哀嚎着。

“走吧,我不想浪费太多时间。”

“是!”

马车驶了进去,快步行驶入大堂前的广场上。

林伟撩起帘布,恭敬道:“小姐,大人,到了。”

两人走下车,陆凡环顾了下四周,嘀咕道:“还挺漂亮。”

说罢,林伟拱着手说道:“大人,小姐。这边请,族长此刻就在大堂内。”

三人向大堂上走去,离的越近,里面那厚重的声音就越清晰。

“嗯?”

一声轻疑,大堂上的人向门外看去。

“废...三殿下?”众人皆是改口,喃喃道。

“秦雪见过族长!”

“杂役林伟见过族长!”

两人皆是下跪拜道,唯有陆凡背负着手,望着高座上的族长,暗道:跟那个小辈长得的确很像,可我没记得他说过还有个双胞胎啊。

“那人谁啊?”

“不知道,居然不跪拜族长?简直放肆!”

“哼,我看是那个废..三殿下找人来给族长下马威的!”

人们在唏嘘着,谈论着那个紫衣男孩。

族长并未动怒,摆手道:“起来吧。”

“小友来我秦家,所谓何事啊?我就是秦家的家主,秦瀚!”

秦瀚身上的上位者气息,在隐隐的压下去。

陆凡视若无睹,拱手道:“来此为两事,一!治好她的恶疾~”

秦瀚猛的站起身,身上的气息不稳定的波动着,忍下激动喊道:“小友当真可以治疗侄女的恶疾?”

两旁的族人们,纷纷交头接耳,嘀咕着些什么。

“不过,我有条件!那便是第二件事,去秦家祀堂!”

陆凡背负着手,看着秦瀚那复杂的脸色。

秦瀚攥了攥手,问道:“阁下,请问您去祀堂为的是什么?”

“一个债物!我来讨回罢了!”

话音刚落,两旁的人们开始骚动,喊着怎么可能!那可是祀堂,祖上们的英魂居住之地,怎会有你这等小辈的东西?还债务,啊呸!挖坟挖到别人家里来了?

秦瀚摆了摆手,喊道:“各位!本次族会先暂停,各回各家吧!”

“这..可是!”

“回去!”

秦瀚一身低呵,金丹中期的威压瞬间笼罩着整个宫殿。

不一会,人们便就离开了宫殿内,只剩下了秦瀚、秦雪儿和陆凡三人。

秦瀚看着泰然自若的陆凡,缓缓走下,金丹境的威压向着那小男孩压去。

但他好似感知不到威压一般,神情十分淡然。

“小子,这个举动会让我愧于祖上,祀堂是除却亲系血脉,外人不可进入的!”

秦瀚摆了摆手,让秦雪儿过来,拍了拍侄女的肩膀,说道:“但你是我最亲的侄女,我哥哥的孩子!”

“好,我同意你的交易,但你要先治愈好侄女的恶疾!”

陆凡微微一笑,说道:“自然。”抬起一手,指尖缠绕着微弱的绿色光点。

一指点在了秦雪儿身上的几处穴位,力量游走着她全身经络。

为她“治愈恶疾”?

不!是将她那最妖孽的修炼根基所毁掉,这样她才不会受到火毒与寒毒的侵害,代价不过是终生不得修炼....

>>>点此阅读《无敌,从深渊走出的帝尊大人》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