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大晋:从高平陵之变开始

小说:历史脑洞

作者:安塞斯塔

角色:司马懿 司马麒

简介:魏正始十年,三国争霸仍在继续。
而在大魏,曹爽在权臣的路上越走越远,司马懿则在家中的病榻上越睡越香。
而此时,一个现代人的灵魂,穿越到司马麒的身上,以勇武和智谋终结这将近百年的乱世。

书评专区

爱吃牛肉皮蛋粥的霍崇:实在是太好看

爱吃白米糕的石大娘:书很好看,作者加油!!!

GM:写得好,希望继续保持这种风格

大晋:从高平陵之变开始

《大晋:从高平陵之变开始》第3章 死士免费阅读

司马家众人迈步往外走,司马麒发现外边,不知何时,府内的林苑、门廊,站满了身着黑色劲装的死士,足有上百人之多。

可大部分死士手中只有削尖了的木棍、竹棍,勉强可以称之为木枪、竹枪和一些木盾,只有几个人手中握着长剑。

这些死士高矮胖瘦各不相同,手里拿着自制的武器,看着也很简陋,却有着一个共同的特点,面沉似水,眼睛里面满是杀意。

司马麒站在司马父子三人的身后,仔细的观察着这些死士们,从中看到不少熟悉的身影。

比如,身形高大,但有一手好厨艺的李厨子,修剪花园的驼背花老伯,给府上打扫的杂役,当然更多的还是府里的护院。

看着这些熟悉的身影,司马麒的心中一阵感慨,恐怕,谁也想不到这司马师竟然在朝廷的眼皮子底下,暗中训练了这么多人。

随着司马家四人走出正堂,站在堂外的台阶上,院中站立的死士,纷纷低下头颅并单膝跪地。

司马懿用目光扫视着府内的死士们,感慨的说道:“十年了,诸君与我忍辱负重,小心翼翼的躲在暗处,就是为了今日!”

“从今日起,诸君与我司马氏荣辱与共!生死相依!”

说罢,司马懿拔出剑来,割开手指。

“唰!”

鲜血涌现,司马懿把流血的手指涂在了干裂的嘴唇上,形成了猩红色的印记。

底下的死士们也纷纷用小刀割开手指,同样以鲜血封唇盟誓,并大声吼道:“吾等誓死效忠司马氏!”

司马懿点了点头,其面容虽老,可眼神中却充满着坚毅之色,用手中的长剑一指府外,高声吼道:“出发!”

太傅府大门外,一架驷马战车就停在府门前,战车旁站立着一位身穿褐色皮甲的老者,满头的银发挽成发髻,额前带着一个亮银色的铁冠,腰间挎着一柄宝剑。此人便是司马懿的胞弟,同为“司马八达”的尚书令司马孚。

司马懿带领众人走出大门,满带着回忆看着这辆驷马战车,随后与司马孚互行一礼:“叔达,来了。”

“二哥相召,岂能不到。”司马孚顿了一下,随后抬头看向了洛阳宫城所在的北方,接着说道:“曹氏兄弟,篡权欺主,幽禁太后,任用奸佞,祸乱朝政,兄长既有意行伊霍之事,愚弟身为司马氏族人,岂能不以死相随”

可在司马麒眼中,此时这位三爷爷的装束和记忆中的可不太一样,因为在司马家的儿孙辈眼中,司马孚总是一副谦谦君子的模样与此时的神态大不相同。

更令司马麒有些惊讶的是司马孚言语条理清晰,声音宛若洪钟,中气十足,完全不像是年近古稀的老人,甚至看起来比一些儿孙辈的身体更加强健,看这情形再延寿个二十余载,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就在司马兄弟谈话间,身后的死士们鱼贯而出,迅速占据了太傅府门前的街道,并马上整队成列。

附近官员府邸的门房、家丁都诧异的看向这边,随后便逃命般的躲进各家的府邸,从门缝中观察着外面,更有机灵的,马上跑进各家内院去禀报自家老爷。

“兄长,出发吧,愚弟亲自为二哥执鞭驾辇!”司马懿登上战车,转头看向府门方向,说道:“麒儿也上来,与你三叔公同坐,为大魏讨逆。”

这句话,可解了司马麒的大难题,刚刚还在思考着,今天不知要跑多少地方,这具少年身体,能否坚持下来,如今有战车坐,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司马麒疾走几步,跃上马车,手中紧紧的握住短剑,只听着驾车的司马孚低喝一声:“坐稳了。”

“驾!驾!”战车缓缓而动,马蹄踏在道路上的而发出闷响,积雪在车轮下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动。

司马孚端坐在车辕上,双手紧握着缰绳,目光灼灼,注视着前方。

府前的道路早已无人,驷马战车一个漂亮过弯,冲出道路,往司马门,疾驰而去。

司马师看着战车远去的背影,骑上了随从牵来的战马,并从身上掏出一个木哨,用力一吹,发出“哔哔”声,尖锐的哨音传出去好远。

就在同时,远方也传来了“哔哔”声,随后以司马府为中心,四面八方都传来了“哔哔”声,好似有无数人在同时吹响着哨音。

洛阳南城有一家王记粮庄,掌柜叫王财,而此时的王财早已不是平时邻居眼中,那个和善的生意人,他身穿黑色袍服,手中握着一把长刀,与十几名黑衣死士,安静的坐在粮庄内,等待着命令。

就在听到了刺耳的哨声后,王财迅速起身打开了自家的粮庄大门,身形矫健的冲出粮庄,十几名身着黑色劲装的死士跟在其身后,他们在街上列队,然后朝着皇宫外城的司马门狂奔而去。

就在此刻,白马寺的高僧、上清宫的执事、西城的游侠,洛阳城中各色各样的人,皆换上黑色服装,拿起早已准备好的武器,向预定地点集合。

一时间,洛阳百姓无不惊诧。

如果此刻,有人从空中俯视着洛阳城,就会发现洛阳城中的死士们,跟在司马家的战车后边,队伍前进的行列仿佛一条黑色的巨蟒,蜿蜒曲折的行进在冬日洛阳的街道上,并随时有身着黑色劲装的死士加入队伍,犹如小溪汇入河流一般,使队伍愈发壮大。

>>>点此阅读《大晋:从高平陵之变开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