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四年后,他的落跑小野猫当庭叫板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厚七

角色:顾书意 陆煜宸

简介:他,是公正守义的检察官,面对罪犯和邪恶,似杀伐果断的神明。
她,是不入流的落魄女,古灵精怪神秘狡黠,似带刺的妖冶玫瑰。
她讹上他喊亲爱的,转眼又勾搭别的男人,甚至不放过他亲弟。
这种人间祸害绝对不能放任她乱来,谁知道她摇身一变,成了气质高洁人人争抢的实习生。

四年后,他的落跑小野猫当庭叫板

《四年后,他的落跑小野猫当庭叫板》第3章 带刺的玫瑰免费阅读

陆煜宸所在的房间门被一众人推开。

只见他倚靠在椅背上,似睥睨众生的裁决者,除了此刻眼眶充盈着血色,无任何异样。

而女人,衣衫齐整得坐在陆煜宸对面的椅子上。

两人隔着安全距离,女人脸上红晕满面,男人眼眸充血,总之屋里气氛诡异。

被骗了!

王彪瞬间反应过来。

所犯之罪已经可以让他牢底坐穿,再加上谋害公职人员,罪加一等,他绝望地瘫坐在地。

这次收网虽然出现了小插曲,总体还是可控的。

王彪二人被押走,人群开始疏散,顾书意也只有一个念头,闪人。

陆煜宸向执法人员指了指冒着烟的香薰和散落在地的盒子,将后续工作交给小王后,也匆匆离去。

小王从进屋开始就觉得自己老大和屋里的女人哪儿不对劲,虽不敢细问,但结合老大刚刚指的那些东西,大概也知道了一二。

当晚,陆煜宸其实不太好过,胖子屋里的劣质香薰什么效用,他自是心中有数。好在他与邪恶势力经常性较量,平常也极尽自律,这点东西根本不足以撼动他的意志。不过,他还是顶着猩红的眼,浴室里冲了好几遍冷水澡。

不过,另一位香薰事件当事人就不一样了。

翌日清晨,床上的顾书意突然惊坐而起,满脸粉晕。

梦里,她整个人赖在那个冰冷孤傲的男人怀中,极尽索爱......

“也太不要脸了吧!顾书意你疯了!”她满脸涨的通红,不可思议般喃喃自语。

不过这点粉红色涟漪很快就被抛之脑后了。她,并没有太多时间去少女怀春。

顾书意掀开被子下床,走进厨房。

这是一间两室一厅的老公房,屋内虽然没有什么贵重陈设,但质朴整洁。顾书意眼神扫过灶台上的药罐,熟稔地将药倒出,端至一间卧室的床榻:“妈,把药吃了吧。这个月底应该就可以去手术了。”

“咳…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用管我,你顾好你自己。”床上的女人面色虚弱,似是久病卧床。

“妈,我知道,我有分寸的。”

“妈,您好好休息,我知道您想说什么,我都懂……”

顾书意温言细语安抚着床上的女人,见她慢慢沉睡,掖了掖被子,轻轻走出房间。

“小姐,你怎么又回来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妇人从屋外进来,手上拎着菜。

“张妈,别再这么叫我,我算哪门子小姐。”顾书意自嘲道。

“你知道太太最不忍的就是你荒废课业,你马上就要大学毕业了,最后关头了,你说你现在三天两头往回跑,还这么一门心思的打工,别说学业顾及不到,你身体也吃不消啊。”张妈看着顾书意的脸,只觉得她又消瘦了。

当她和母亲分文未带离开高门大院的那一刻起,她就不再是什么尊贵的大小姐了。这几年更是尝尽了人间冷暖,只有张妈不离不弃,多年来任劳任怨,她感恩,视她为亲人,尊她,敬她。

但是,唯独打工这件事,她不能停下,母亲的身体等不了。

她摸出手机,看看时间,糟糕,快迟到了。

今天酒吧新来一批洋酒,老板说了,分成这次五五开,意味着这笔收入相当可观。不管怎样,今天都要铆足劲加油干。

“李大哥,您今天怎么来了?”居然是熟识的老主顾,顾书意乐呵呵迎上去。

“玫......瑰呀,你来啦……”应该是喝多了,男人有些口吃不清。

玫瑰是顾书意在酒吧的花名,小姐妹们都嫌俗气,她就捡过来了,玫瑰怎么了,美艳带刺听着都带劲。

“呜呜…铃兰说她有爱的人了,那个人不是我,呜呜呜呜……”近200斤的壮汉突然声泪俱下,顾书意被这场面惊到下巴微张。虽然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但听男人哭真的是在受罪,顾书意不想受这个罪。

“别走!陪我喝!”男人一把拦住正准备离开的顾书意,夺过她手上的酒!

“呲啦!”瓶盖开了。

“一瓶1000块”这句话还没来得及说,另一瓶也被开了。

“败家玩意儿......”顾书意一个推销的酒的,也不知道再替他惋惜啥。

得,看在冤大头解决了最后两瓶酒的份上,顾书意豪气接过男人手中的酒杯,举杯碰过去。

都说壮汉柔情似水,但为情所困的壮汉扯着嗓子哭嗷嗷的,简直反差的可怕!顾书意无奈地按了按自己的太阳穴。

“来来来!划拳划拳,谁输谁喝!”顾书意寻思,就不信把你灌趴下了还不消停。

但这幅画面,在别人眼里,可不怎么纯粹了。

大老远,陆煜宸就看到昨天的女人正和一个男人喝酒划拳,脸上似乎带着微醺,好似还在不断怂恿男人:“该你了!该你了!”

“陆检,您看我要不要叫一下她。”助理小王明显也看到了,莫名也觉得有些尴尬。

陆煜宸不置可否。

“你好,小姐,能麻烦你出来一下吗?”

“您是?”顾书意觉得眼前的人有点眼熟。

“南江市检察院王军,陆检的助理。”

“有什么事吗?”酒吧音乐声突然增大,她连说带比划。

“出来说好吗?”小王也扯着嗓子喊。

顾书意正愁没法子脱身,她喜笑颜开凑到失恋男耳边说明情况。

酒吧灯光晦暗,加上角度问题,这场景看上去更加香艳了。

远处,陆煜宸浓黑的眸子更深了,看着身形款款朝自己走过来的女人,脑中浮现出四个字:“世风日下。”

“陆检,您找我有事?”昨晚梦里的男主角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顾书意脸颊绯红,心脏漏跳了好几拍。

“昨天的事,需要和你补充个笔录。”声音冷漠。

“小王,你负责吧。”陆煜宸仿佛懒得和她多说一句,交代好工作,独自走开了。

顾书意听着他带着疏离的语气,心底升起一股莫名其妙。

小王办事利落,不一会就好了。

“谢谢。”小王对这位配合他工作的女性真诚致谢。

顾书意摆摆手表示不用客气,目光忍不住四下去寻陆煜宸的身影,但是并没有找到他。倒是失恋男已经喝得东倒西歪,又在嗷嗷叫她过去。

她无奈走过去,招呼一位看上去身强体壮的男服务员,和她一起将失恋男朝着酒吧休息室挪。

“天呐,他怎么这么重?”连拉带拽的顾书意早就气喘吁吁了。

“玫瑰姐,你真好,别管他不就行了。”

“他本性不坏,是个憨憨富二代,照顾过我不少酒水生意,给他扔这儿指不定整出什么幺蛾子。再说,2000块我还得等他清醒过来找他结算呢。”

好一顿折腾终于将人安置好,酒吧老板秘书思雅姐送来了今天卖出的洋酒分成。

终于要凑够手术费了,顾书意窝在酒吧拐角一脸财迷样儿的清点今天的钞票,嘴角不自觉弯起。

“值得这么开心?”一个声音在头顶响起。

她抬眼,一张耀眼夺目的寒冰脸上带着不屑和鄙夷。

>>>点此阅读《四年后,他的落跑小野猫当庭叫板》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