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穿恶毒女配后,养崽崽的我爆红了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吃饱就困

角色:安谨淮 安寂川

简介:终于完成“苦逼打工人任务”的安夏,重回到几年前穿过的身体里,无奈在平行世界重生的两个崽崽却都把她当成了好吃懒做的恶毒原主。
安夏只好再次打工证明自己,不料娱乐圈顶流、全球最年轻的首富、掌握全球经济命脉的玄学大师二代全都追了上来。
安夏:“走开,我只是来打工赚钱的。”
大佬们:“跟我谈恋爱,我的钱都是你的!”
两个崽崽:我偷到了他们的支票本,数字随您填/我破解了他的银行密码,金山银山都是我妈的。

书评专区

穿恶毒女配后,养崽崽的我爆红了

《穿恶毒女配后,养崽崽的我爆红了》第3章 回家免费阅读

老板娘吓得尖叫,哭着控诉安夏是杀人犯,让她偿命。

围观的群众散了一波又来一波,谁也不想摊上麻烦,尤其刚才那几个劝老板娘让安夏看病的。

连安谨淮也慌了,她竟然敢当街杀人!

这是要好不容易重振的安家背多大的锅啊!

安夏摸着老板的脉搏却松了一口气,说道:“心跳恢复正常了,颅内压也稳定了,应该可以等到救护车来。”

“真的么?”

老板娘本来还哭得厉害,但后来她听着老伴儿的呼吸声确实稳了,脸色也好了许多。

她战战兢兢的问道:“他现在怎么样?”

“应该没事。”安夏擦了擦汗站了起来。

但此时大家半信半疑,谁也不敢放松,更不敢放安夏走。

安谨淮心中更是充满疑惑,他这个妹妹就算有这个能力,也不是会冒险救人的主儿。

她这是唱的哪一出?真有这个本事救人?

没过一会儿,救护车就来了。

医生立刻对老板进行了初步检查,听完安夏抢救老板的经过后,对她竖起大拇指:“要是没有这姑娘的当机立断,病人就危险了,今天堵车太厉害。”

话落,大家终于松了一口气。

周围响起掌声,大家对安夏各种感谢和赞美。

迎着这些赞美声,钟思贝感觉有千万只针在她的心脏上狠狠的扎,这些声音本该是属于她的!

她握着拳头,将不甘和愤恨的情绪压至心底,退至拥挤的人群里。

确定老伴儿没有生命危险,老板娘更是对安夏连声道谢,还送了两大袋蛋糕给她,但安夏坚持要打借条。

两人僵持不下之际,是安谨淮实在看不下去,扫码帮她付了钱。

*

买到鸡蛋糕,又救了一条人命,安夏的心情很好,开开心心的往回走,她最喜欢吃原味的,崽崽也应该跟她一样。

她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走了老远,才发现安谨淮不见了。

她回头看,才发现安谨淮站在一个大水坑旁边,进退两难。

刚才他走过来的路被一台大卡车拦住了,一路上又在想事情,然后就跟着安夏鬼使神差的走到了坑里。

一米五米宽的坑这丫头就这么跳过去了?他也想试,可他穿的是西装裤啊!

赶回来的安夏看懂了他的窘境,善解人意的蹲在他面前:“哥,我背你过去!”

安谨淮惊讶道:“别胡闹!”

安夏回头看着劝他:“大哥,我力气很大,你不用担心,我不会趴下的!”

“我才不是……”

安谨淮的话还没说完,安夏忽然蹲在他面前,拔起他的两条腿就把他扛在了肩上,接着一个助跑就冲了出去,难住安总裁一分钟的大水坑,就那么飞了过去。

安谨淮:“……”

他忽然开始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这个安夏何止魔鬼,身手好力气大,还会穿刺救人,越来越奇葩了!

出神之际,他听到安夏的声音。

“大哥,走啊!鸡蛋糕凉了就不好吃了!”小姑娘手臂一挥,灿烂的笑脸比大雨后的天空,还要干净美好。

*

窗外阳光温暖,落叶却落得越发密集。

昨天的倾盆大雨就像一场不可探究的梦。

安寂川坐在窗前,看着院子里熟悉的景色,再次感到重生的真实感。

他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脑子有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记忆,终于在三天前那个女人出现的那一刻,所有的片段汇集成一段真实的人生。

他记得就是这一年,那个女人回来了,就像三天前那样堵在幼儿园门口,给他买了一大堆零食……

他还记得安夏第一次是如何不耐烦的打掉他的糖,然后是为了骗钱给他洗冷水澡,为了阻止舅舅去签约用烧热的铁烫伤他的手臂……

他还记得安夏喝醉酒的时候用鞭子抽打他们,她说她根本不想生下他们,接着又面色狰狞的捏着他们的脸说,既然生下来了就要好好利用……

他怀着激动又忐忑的心情接受了这个母亲,直到这个女人后来的演技漏洞百出,他却不可自拔。

甚至作为帮凶一起消除其他人对她的戒备心。

最后,却把所有人拉进了地狱。

不止他和妹妹,还有几个舅舅最后也死于非命,外公和外婆一夜中风,没撑过还有十天不到的春节。

想起这些真实的悲剧,安寂川的眼眶泛红。

他是个该死的罪人,居然还能重生一世,他该……

“川少爷,你怎么哭了?”佣人莲姨本来过来给他送牛奶,却发现从来都沉稳冷漠的小少爷竟然哭了。

“我没有。”安寂川抬起手,胡乱擦着眼泪,却不料四岁的身体根本承担不了这么厚重的情绪,眼泪反而流得越发汹涌。

莲姨之前接到安谨淮的电话,知道他们正在回来的路上,她以为安寂川是想妈妈了,于是安慰道:“川少爷别难过,小姐……也是你妈妈,马上就回来了!”

“回来?回哪里?”安寂川的眼泪瞬间收了回去,眼神充满警惕。

莲姨:“当然是回家里,跟你一起住!”

“我不要!”安寂川惊呼道。

安寂川立刻去给安谨淮打电话,但电话还没拨出去,楼下就传来管家的声音:少爷和小姐回来了!

莲姨还在继续催促:“川少爷,小姐回来了,她见到你一定很开心!”

开心?

他让安夏在警察局关了三天,那个女人应该是很开心很快就能报仇了吧!

反正他已经知道了安夏的真面目,不会再对她有任何期待和仁慈。

心如止水的他轻轻的放下电话,挺直背脊,小脸严肃,任由莲姨带他下楼,准备迎接刻薄恶毒的母亲。

然而,引入眼帘的是跟在安谨淮后面,浑身湿漉漉,还委屈得哭唧唧的女人。

两双泛红的眼睛半空中对上。

那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透着委屈和稚嫩,翘起的长睫挂着泪珠,但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安夏率先撇开目光。

她的眼神很奇怪,对眼前的人明明有十足十的期待和渴望,却似有浓厚的愧疚阻挡着她,不敢上前。

一个情绪翻涌,眼神复杂。

一个目光如铁,寒气萦绕。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都不动作。

安谨淮忍不住开口:“念了一路的崽就在这儿,装什么傻!”

安夏更委屈了:“你才装傻,你害我带给崽崽的礼物没有了。”

>>>点此阅读《穿恶毒女配后,养崽崽的我爆红了》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