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农门锦鲤:一品医女财万贯

小说:医术

作者:麦冬杏子茶

角色:燕栀雨 季言澜

简介:穿到医疗技术不发达的古代,还附赠一个俊俏的青年当哥哥,医学世家出身的燕栀雨表示这开局太香了。
制药开方,扎针施术,新时代医学的种子洒满神州大地,一穷二白的燕栀雨致富成名。
某个一开始坚持自己是“哥哥”的男人深情告白:栀栀,一想到你我就为之心悸。
燕栀雨:啥玩意?心悸!炙甘草汤来一副不?

书评专区

二魔:特别好看的穿越小说

农门锦鲤:一品医女财万贯

《农门锦鲤:一品医女财万贯》第3章 多关心她免费阅读

第二天一早,季言澜就叫醒燕栀雨,简单吃完饭后,带她去县城看病。

他们居住的村子名叫云门村,位于伏龙江的中段,伏龙江横跨这个朝代——天容朝疆域的东西两端,村里人打渔种田为生,日子还算富足。

从村子到县城的路程也不远,走路需要一个时辰,坐牛车半个时辰就能到。

季言澜深知燕栀雨的懒惰程度,没打算让她走路,直接带她上了牛车。

赶车的牛大爷与季言澜相熟,远远看见就打了个招呼,“季哥儿,又要去县城上工啊,怎么燕姐儿今日也出门了?”

季言澜为了养活他自己和事儿逼燕栀雨,在县城一家书坊做看柜台和抄书的活儿,是牛大爷的固定客户,平日见到都会聊上两句。

“今日不上工 ,栀雨受伤了,我带去县城找个好医馆认真治治。”季言澜边说边掏出两个铜板付给牛大爷。

“哎呦,燕姐儿伤得还挺严重。怪不得昨日我听李家闹了大半夜,那李兰儿的哭声隔半里地都能听到。”牛大爷边摇头边啧啧叹道。

燕栀雨兴致一下子上来了,她凑上前去问道“真的吗?李家是怎么个闹法,牛大爷你快跟我说说。”

牛大爷显然是个健谈的人,他压低声音说道“那李兰儿带着欠条回家给他爹一看,可把她爹气了个倒仰,当场抄起板凳就要打死她,还是她娘拼命拦着,一家人寻死觅活吵吵了半夜。”

“李兰儿他爹也不容易,这些年靠养猪是挣了不少,可眼看着他家老大娶亲要彩礼,丫头又欠了这么大笔钱,真是造孽。”

说完,斜睨了燕栀雨一眼,似乎想看她的反应。

“牛大爷,你是不是想劝我得饶人处且饶人,减少或者免除李兰儿欠我的钱?”

“大家乡里乡亲的,适当减一点,他们会感激你的。”

“让他们别想了,我是不会减一个子儿的。”燕栀雨冷冷道“他李家不容易,可父母兄弟俱在,还做着买卖,我家就我和哥哥两人,如今我还病着,我的日子就好过了?”

牛大爷见燕栀雨拒绝得果断,讪讪一笑,不再多言,等人差不多坐满,赶着牛车向县城驶去。

季言澜看了燕栀雨一眼,眼底满是深思。

不多时便到了县城,季言澜带着燕栀雨径直来到县城最大的医馆——林氏医馆。

虽说是最大的医馆,不过是铺子较大,里面只有一位名叫林南星的大夫坐堂。

这会儿时间还早,来看病的人不多,林大夫还未出来,只有一个小学徒在擦药柜。

看到人来,小学徒急忙去后院叫林大夫出来。

这时一个小丫头扶着位妇人从正门进来,那位妇人穿着烟紫色暗云纹的缎裙,长眉细眼,举手投足间自有一番雅意,一看便知是哪家的贵夫人。

匆匆出来的林大夫走到案前坐下,向那位夫人问道“夫人有何不适?”

“大夫,是我们先来的。”

“大夫错了,我家夫人是后来的。”

燕栀雨和小丫头同时开口,林大夫笑容一僵,愣了会儿才叫燕栀雨去诊脉。

一番望闻问切后,林大夫给出了和程大夫一样的诊断结果,连开出的药都差不多一样。

季言澜有些失望,他还想问清楚燕栀雨是否真得了癔症,但林大夫只是含糊的敷衍了几句,给不出准确答案。

燕栀雨从林大夫对待病人的态度就看出他必定是个沽名钓誉之徒,对他的医术没抱多大期望,看病的时候她一直悄悄打量着那位文弱的夫人,她对这位夫人还是挺有好感的。

只见那位夫人在不到半刻钟的时间内,细细叹了好几回气,还时不时用手揉着腹部,看上去想吐又吐不出来,满脸的郁色。

应付完季言澜,林大夫又殷勤地请那位夫人去诊脉。

燕栀雨等小学徒拿药等得无聊,远远看了眼林大夫给那位夫人开的方子。

“林大夫,你这方子开的不太对吧。”燕栀雨凑上前去,指着两味药说道“生姜量少了,代赭石太多了,这样用着没效。”

林大夫顿时大怒,“哪来的丫头片子,敢在这里大放厥词,这些药的用量都是医书上记载了的,流传百年,岂是你随随便便就能改的?”

“为何不能改?”燕栀雨嘲讽道“方子是死的,人是活的,这方子治不好病还非要用,难道不是在草菅人命?”

“还是说你们大夫治病全靠套方子,用了能不能好要看病人有没有按照方子生病?”

林大夫这会儿几乎是要跳起来打燕栀雨了,他愤愤说道“姑娘既然医术高明,还来我这医馆看什么病,我看药也不必给你拿了,你自己给治吧。”

语毕抬手,轰苍蝇一样把燕栀雨往外赶。

季言澜还欲上前给林大夫道歉,燕栀雨却将他拉住,对那位夫人说道“夫人且先试用林大夫的方子,三日后这个时辰我来这里等你,到时你们就知道我到底有没有真本事。”

季言澜见她越说越离谱,素来温和的面孔也维持不住了,拱手致歉道“舍妹昨日摔坏了脑子,这会儿有些不太清醒,所以口出无状,还望诸位海涵。”

燕栀雨懒得再听他客套,硬拖着他转身就走。

出了医馆,季言澜铁青着脸,一言不发地走在前面。

燕栀雨小跑几步跟了上去,戳了戳他的胳膊,问“你生气了吗?”

“我觉得你应当看得出来那位夫人非富即贵,不是我们这种平民百姓开罪得起的,为何还要招惹她?”

“我说的是实话,林大夫本来就治的不对,到时候那位夫人自然会来找我的。”

季言澜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燕栀雨。

“燕栀雨,我不管你在家里怎么疯,出来了就闭上嘴,不要再胡言乱语,小心哪天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要了你的命。”

顿了一顿,季言澜又说道“今日你先随我去书坊待着,下午我们一起回去,日后你就不要再出门了。”

见季言澜确实生气了,燕栀雨闭上了嘴,不再多言。

季言澜工作的书坊在杨柳街,是一间不大的铺子,店内书架林立,半新不旧的书本整齐地码在书架里,散发着油墨的香气。

书坊的员工只有季言澜一人,老板不常来,只要求季言澜每天按时开关店门,卖卖书籍笔墨。

燕栀雨在书坊绕了一圈,有点好奇季言澜是如何找到这么清闲的工作的。

但她最终没有多问,而是随手从书架上抽了本书,坐在角落看了起来。

季言澜慢慢擦拭着每一个书架,转身猝不及防看到角落里的燕栀雨,阳光透过雕花的窗棂在她脸上落下斑驳的光影,似乎是读到了什么有趣的内容,她开心地抿唇一笑,眉眼弯弯,像只灵动的小猫。

季言澜闭上了眼,心里有些恍惚,他依稀想起,小时候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妹妹的,可后来养父母去世,他小小年纪便承担起家里的一切,与燕栀雨相处的时间少了很多。

再后来燕栀雨的脾气越发古怪,时常与他争吵,还总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这样明媚的笑容季言澜已经很久没有看到了。

室内寂静无声,良久空中传来一声低叹,几乎微不可闻。

>>>点此阅读《农门锦鲤:一品医女财万贯》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