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四合院:我何雨柱,法外狂徒

小说:都市脑洞

作者:岁岁年年

角色:秦淮茹 许大茂

简介:穿越到了四合院,成为傻柱,开局就被许大茂误会成偷鸡贼,要求赔钱。
面对着一院子的吸血鬼,我又怎么可能惯着他们。
系统在手,天下我有。
医术、武术、厨艺样样精通。
伴随着时代风口的到来,我扶摇直上,纵横商界,演绎神豪的人生。
敢惹我何雨柱,法外狂徒了解一下!

四合院:我何雨柱,法外狂徒

《四合院:我何雨柱,法外狂徒》第3章 揭露棒梗偷鸡免费阅读

“傻柱!一大爷在问你话呢!”

见我一直没有出声,洋洋得意许大茂开口提醒我一句。

这家伙的提醒,能安什么好心。

我给了许大茂一个白眼。

“你…………”许大茂手指着我,气得够呛的他向着三位大爷看去,“三位大爷,你们看到了吧!傻柱他就是这个态度。”

而在这个时候,我看向了秦淮茹。

这一幕被二大爷捕捉到了。

“傻柱,你看秦淮茹干什么,现在我们在问你话呢!你现在考虑的是交代你的问题。”刘海中义正词严的说着。

“棒梗呢!”没有理会那位二大爷,我只是看向秦淮茹问了一句。

咯噔!

在这一刻。

秦淮茹的心,沉了。

“我们家棒梗在复习功课呢!”

“傻柱,现在是交代你自己偷鸡的问题,你管我们家棒梗在哪呢。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贾张氏在这个时候喋喋不休的说着。

“也许吧!”

我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

瞥了一眼贾张氏。

我知道。

满院的禽兽,就数这老寡妇最不是个东西。

一边吃着秦淮茹通过特殊渠道赚来的白面饽饽,一边骂着秦淮茹不是人,对不起她死去的儿子。

甚至可以说。

棒梗之所以能够成为四合院内的盗圣。

那就是贾张氏苦心培养的结果。

明明知道许大茂家的鸡,是怎么个情况。

结果贾张氏非但装作一副不知情,反而还想要让我认下这个罪名。

从贾张氏的身上收回目光,我看向易中海三位大爷:“从厂子出来的时候,我在厂门口见到棒梗跟槐花、小当正啃着烧鸡,吃的那叫一个香。”

“下班的时候,厂里不少人可都看到了。”

话说到这里。

我便保持了沉默。

有些话,也不能说的太透。

就跟我预想的一样。

贾张氏蹦了出来了。

这老寡妇反应异常激烈:“含血喷人!这是含血喷人!”

“韩雪?还黎明呢!”

我也没给老寡妇什么老脸,张了张嘴,冲着贾张氏说道:“看看我这嘴里有血吗?”

说完。

我还补充了一句。

“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

有生活在大院之中,轧钢厂的员工开口了:“我下班的时候,的确注意到有三个孩子躲在水泥大管后面偷吃什么东西来着。”

“是棒梗!我注意到了是棒梗还有槐花以及小当!”

“难道他们吃的是许大茂家的老母鸡?”

…………

有人起了开头。

自然有人跟着起哄。

这一幕。

也是我愿意看到的。

此刻。

贾张氏跟秦淮茹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有点懵逼的三位大爷,目光也在这一刻从我身上转移到了贾张氏跟秦淮茹的身上。

许大茂也有点傻了。

本想借着我家那锅鸡汤所谓的物证,狠狠敲我一笔。

结果。

现在他迷糊了,都有点搞不清楚啥情况了。

“冤枉啊!”

“冤枉死了!”

“我们家棒梗那是多么听话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干出这种事情来呢!”

一哭二闹没有三上吊的套路,被贾张氏演绎的淋漓尽致。

小市民无赖的嘴脸,在她身上那叫一个生动。

“是不是棒梗,叫来问问不就清楚了。”我知道,我这个时候不能在沉默了,面向大家,我怂恿着,“大家说,对不对!”

贾张氏在这个时候,明显还想要争取一下。

可是如今的局势,哪是她一个老寡妇能够扭转的。

虽然棒梗这家伙嘴很严,但是小当跟槐花架不住一干大人的架势。

哭哭啼啼的两姐妹,经过一吓,就什么都交代了。

为了卖我个好。

一大爷易中海,在这个时候没有过问偷鸡事件,反而对大家说:“我说什么来着!人家傻柱根本就不是那种偷鸡的人!”

四合院群众的态度转变的很快。

前不久。

我还是众矢之的,都快沦落成喊打喊杀的老鼠。

而现在。

我在他们眼中。

已经成了实在老实之人。

人性的曲折,在每一个人的身上上演着。

“原来是你小子偷了我家的老母鸡。”许大茂第一时间来到棒梗身边,抓住这孩子的手腕,似乎生怕他跑了,然后看向了秦淮茹,“秦淮茹,这件事情,你说怎么办吧!”

眼见得东窗事发。

贾张氏悄悄的退走了。

这老寡妇担心许大茂会管她要钱。

对于贾张氏来说。

虽然秦淮茹是她儿媳妇;但是秦淮茹赔钱跟她赔钱,情况可就不一样了。

论到吝啬的程度,贾张氏比起三大爷阎埠贵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你想怎么样?”

脸色苍白的秦淮茹,有点没了分寸。

虽说秦淮茹经济条件不好,但是许大茂也不惯着他。

“三位大爷,诸位乡里乡亲,大家都给评评理!”

“我家那老母鸡,可是我留着下蛋,以备我媳妇将来生孩子用的。”

“现在老母鸡没了。”

“这鸡蛋也没了。”

“那只老母鸡可是身体非常好的,一天下个三五个蛋,不成问题吧。”

“十块钱,最起码十块。”

“不然,这事不算完。”

许大茂撂着狠话。

一听要赔十块钱,秦淮茹当时就急了。

他们家的收入也才二十五。

而且还得管一家老小五口人一个月的吃喝拉撒。

让她赔十块钱,她哪里赔得起。

“许大茂,你可别过分了。”

“不就是一只鸡嘛!”

“你也不打听打听,市场上,一只老母鸡才多少钱。”

“你问我要十块!”

“你怎么张的开这嘴。”

说完。

秦淮茹看向了我。

虽然,她想不通,我怎么没将这事背锅,甚至点破了棒梗偷鸡的事实;但是她赔钱还指望我来着。

与秦淮茹对视了一眼,我点了一下头。

那边。

秦淮茹松了口气。

就在她认为我会出钱的时候。

我接下来说的这句话,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点此阅读《四合院:我何雨柱,法外狂徒》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