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夺心婚约:名门夫人她罪可赦

小说:先婚后爱

作者:无尽栉

角色:崔意容 林桐颜

简介:文国王府的嫡长格格依仗着家世家景,凶蛮无礼,当年得罪的京都贵人不说全部,也有七八。
终于城门失火,殃及格格,皇权倾覆,乱世当道,林桐颜顿然如同瑰宝坠落于地,赋予她的不再是什么皇权富贵,而是一段又一段的凌辱。
“你从来就学不乖。”
“你以为我为何娶你?你需要留在这里赎一辈子的罪。”
男人充满阴鸷幽冷的话语一道又一道的刺进她的脑中,如同魔咒一般刻进她的生命。
赎罪?她肯认,可谁又给过她机会了?

夺心婚约:名门夫人她罪可赦

《夺心婚约:名门夫人她罪可赦》第3章 太艳免费阅读

别墅外一片橙光,将整个院子照的明亮,别墅的院外停着两辆黑色的轿车,司机十分有眼力劲儿的等在车门前,见到崔意容的出现,立马谄笑着开了车门,“督军,请。”

崔意容淡淡的瞟了一眼司机,然后一把扯过林桐颜的手腕,往车里一送。

嘶——

林桐颜发出一道吃痛声,然后赶紧朝里坐了坐,别过头去,透过玻璃看着轿车的外面。

崔意容冷哼一声,伸腿屈身也坐进了车内,司机立马轻轻的合上了车门,小跑到车前侧处坐了上去。

“去逸轩阁。”

“是!”等崔意容下了令,司机赶紧发动了车,车外的部下见状,迅速上了后面的那辆轿车,跟了上去。

崔意容侧目,看着身旁的小女人一副漠视他的样子,终是伸手钳住她的下颚,将她的小脸扭了过来,伸出手指,抹过她的唇瓣。

“你干什么!”林桐颜推开他的手,见他的指尖沾染上了许些朱红,顿时生出了怒火,没忍住低喝一声,就连前坐的司机都被吓得一惊。

“我说过,太艳。”男人被她使劲儿推开了手,眼中的眸光瞬间暗了下去,这几个字仿佛是从他牙缝里挤出来的。

“堂堂督军当真是空闲的很,不仅要管别人穿什么,还要管别人涂什么样的唇色!”林桐颜眼中露出浓浓的厌恶,只是不知道这厌恶是对衣服的厌恶多些,还是对他的厌恶多些,但其实这对于林桐颜来说没什么区别,横竖都是对他的怨念。

崔意容墨黑色的眸子,定定的看着林桐颜,平日里,她从未涂过这么深的唇色,他承认,她涂抹嫣红的唇色当真是好看极了,也更为她添上了几分高贵,可,她不配。

崔意容一把扯住她的手腕,暗暗使力,“你的一切都是我说了算,由不得你。”

林桐颜闻言心中猛然一痛,就仿佛被利刃瞬间刺中,她不甘的抬头,愤恨的看着他,“凭什么,你放开我!”

林桐颜想要抽回自己的手腕,奈何被他强大的力量狠狠的禁锢着,她却是一份都收不回来。

“凭什么?就凭我的身份、势力,如何?”崔意容冷冷一笑,“这句话想必你应当记得清楚。”

林桐颜只觉得身子一僵,她的脸色陡然变得更加惨白,浑身都好似失了力气,被他握住的手腕也陡然泄了力,再激不起任何一点波动。

崔意容紧紧的凝视着她,她白皙的肌肤带着淡淡的苍白,修长的身体比从前更加瘦弱,是在什么时候,她已变得像现在这般消瘦了。

崔意容不动声色的松了手,将身子坐正了些,低言一句,“提速。”

“是是!”司机暗自抹了一把冷汗,赶紧提了车速。

一直到停车,林桐颜都没有缓过神来,崔意容从身侧出拎出一个纸袋,直接扔在了她的怀里,接着便下了车,“穿上后,赶紧给我滚下来。”

林桐颜咬了咬下唇,这才发现纸袋里装了一件浅灰色的毛呢大衣,林桐颜难得乖乖的听话,快速的将大衣裹紧了自己的身躯,然后下了轿车。

外面还在不停的下着鹅毛大雪,她只觉得眼前是一片迷离,什么也看不清。

逸轩阁,在北平地段,上流社会贵女身着的流行衣物多是出自这里,但别说是逸轩阁了,就是别处,林桐颜也是极少去的,准确来说,她自几个月前入了崔府,几乎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就好似与外面断了来往。

对于这一次的晚宴,她一开始也是没有料想到崔意容竟会带上她。

冰凉的雪花钻着空隙贴上了她的脸颊,丝丝清透,将她短暂的思绪给拉拢了回来,看着明灯恍惚的街道,她轻叹,原来外面的世界已经有了这么大的改变了。

旁晚的街道十分的热络,这还是她第一次在这个时间段外出,不免觉得有些不适,于是下意识的扯了扯大衣的毛领,将自己的脑袋尽数埋进了大衣里,她似乎是想要遮住她的小脸不被路人瞧了去。

崔意容修长的身子立在她的身侧处,见她这副模样,轻佻了下眉尖,伸出手抓住她纤弱的臂膀,便朝着若大的逸轩阁走去。

刚刚走到阁间门口,还不等他的部下先将门推开,逸轩阁的门便被里边儿的小使给推开了。

崔意容和林桐颜一同入了阁间,里面的贵小姐们见清了来人,顿时纷纷捻起手帕靠边站去,细看下,她们看着崔意容,小脸都泛起了丝丝红晕。

“原来是督军大人,实乃幸至!”身着一袭葱绿色的霞彩千色梅花娇纱裙的年轻妇女笑吟吟的快步走了过来,她盯着崔意容的眼神就好似看见了一推瑰宝,这使得她的态度十分热情。

崔意容淡漠的眼眸并没有因这一句奉承而有丝毫的波动,他强大的气场压迫着周围一切,整个阁间因他的到来,气氛突然变得寂静空冷。

崔意容将手里的女人往前一推,直接推到了那个妇女身前,他冷声道,“给她换一双晚宴鞋。”

两人进门的那一刻,四周的人自然不是将目光尽数都放在崔意容的身上,相比于崔意容,她们更加好奇被崔意容牵住的那个小女人是谁。

这些贵女不清楚她的身份,到也不是很令人意外,识得她的人,大为前朝身份尊贵的人,而不是那些只有厚重家财的小姐们。

况且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出现在世人眼中了,加之今日无论是衣物还是妆容,她都与平日大不相径,现今又裹得严,那些人多是觉得这个女子好似生的极为好看。

“是嘞~督军大人不妨同这位小姐一起进了内屋坐坐,我这就去取些新的款式鞋过来。”逸轩阁的这位,笑得花枝招展,她快速对着一旁的小使使了使眼色,立马上来两个小丫头,带着崔意容一行人进了内屋。

林桐颜站在内屋的一侧,离坐在中间软榻上的男人远远的,看样子,丝毫不想同他处在同一空间。

屋内门口立着两个脊背挺直的男人,他们的面上有着同崔意容如出一辙的冷冰冰表情,这两人自是他的左臂右膀,林桐颜侧目看了一眼二人,心里冷嘲一声,当真是看得起她,这么防着。

崔意容坐在软榻上,呷了一口热茶,狭长的眸子,有意无意地扫过背对着自己站着的女人。

>>>点此阅读《夺心婚约:名门夫人她罪可赦》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