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死神之我的师傅是蓝染

小说:游戏动漫

作者:迷幻布丁

角色:姬乃 姬乃能

简介:住在西流魂街第一地区润林安的少女—如月姬乃,她的师傅居然是蓝染,而她的父亲居然是.....那个人!?

死神之我的师傅是蓝染

《死神之我的师傅是蓝染》第3章 静灵庭见学免费阅读

西流魂街第一地区润林安郊外——

与蓝染先生认识已经过了五年。

美丽的湖附近。这里是我和蓝染先生的修行场所。时间缓慢而又迅速的流逝着。

我现在多少也长高了一些。

但是,蓝染先生还是像以前一样,因为逆光,抬头看不清脸。

正想着这些,一把木刀从眼前闪过。

“啊……”

“比赛的时候想事情是不好的。”

“……对不起。”

虽然成功地避开了千钧一发的危险,但却无法反击。与训练时不同,在比赛时要尽量避免这种情况。

主要授课内容有三项。鬼道、剑术,还有学问。鬼道不知道是本身感觉就很好,还是蓝染先生教的方法好,不知不觉就进步了。

我自己最擅长鬼道。

“你又开始坐立不安了。。”

“啊、好吓人……”

“我很可怕吗?”

平时很温柔的蓝染先生,在训练中却像变了个人一样严格起来。一旦开始了,就不允许因为不喜欢而放弃,总是不给及格分。

我不擅长剑术,部分原因是害怕挥舞下来的木剑……学习剑术时所要求的条件太苛刻了。

虽然跟蓝染实战训练过,也教过我一些东西,但总觉得很奇怪。

“如果你能看到它,那就不那么可怕了......……”

“在战斗中,姬乃所认为的普通层面的眼睛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要用心灵之眼……也就是灵压知觉能力来读取对方的动作。”

首先,在剑术比赛中不能睁开眼睛。比赛总是在蒙住眼睛的状态下开始。

一开始我连走路都走不了,也不知道蓝染在哪里。被挥下的木刀击飞,不断的哭泣。

另外可怕的就是。蓝染释放出的杀气和灵压让人害怕得不得了。

“战斗时经常会发生杀气和灵压之间的冲突。如果被杀气和灵压所压迫而无法动弹后果会很严重。”

在这种灵压下不知吐了多少次。这种杀气下也不知哭了多少次。现在也很害怕,手都在颤抖。

即便如此,如果不继续投入,这场比赛就不会结束。

“啊……啊啊啊啊啊啊! ! !”

我拼命找出蓝染在哪里,挥起木刀。以我的身高只够的到蓝染的腰部,但他总是说保持攻击的姿势很重要。

啪…随着一声闷响,我手中的木刀消失了。紧接着脑袋一阵钝痛。

蓝染击飞了我的木刀,还给了我脑袋一击。

“……好痛。”

就在我眼中浮现泪水的时候,我的眼罩被摘掉了。今天的剑术似乎到此为止。

“好像……没有受伤。”

“……为什么我不会受伤?”

即使村子里的孩子们扔石头,我也会感到疼痛,但从来没有出过血。就算跌倒,也从来没有受过伤。

“是灵压。死神拥有的灵压和本人的防御能力成正比。也就是说……即使受到灵压低的攻击,姬乃本身拥有的灵压高的话也不会受伤。”

“……?我不太清楚。”

“也就是说,就算姬乃现在拿着真正的刀想要刺我,刀刃也无法撕裂一片皮肤。”

也就是说,蓝染为了不让我受伤,调节了灵压吧。其实是更强的意思。

村子里的孩子们和我相比,则是因为我的灵压太高所以无法受到他们的伤害。

“嗯,那么,不管怎么训练,只要是与灵压比自己高的敌人战斗就一定会输吗?”

“没错,死神世界的战斗,就是灵压之战。”

“……那么现在在做的训练是……”

这不是没有意义吗?她刚想想这么说,但意识到如果没有基础,就连基本的战斗都做不到。

“不用担心,姬乃的灵压已经足够高了,今后随着年龄的增长也会越来越强。”

“有多少! ?”

“是啊……不出一百年就能成为护庭十三队的王牌。”

“只有灵压能作为王牌?”

“对,只有灵压。你不想被称为花瓶吧?所以不能放弃训练。”

不知道自己的实力最终会走到什么层次。但是,能做的事情一件一件地增加,是纯粹的快乐,我很喜欢和蓝染先生共度的时光。

中间不管让你哭多少次,最后一定会让你笑出来。

“说起来……快一年了吧?过来。”

训练结束后正在补充水分的时候被蓝染叫了过去。跑到他身边。走到附近,我才明白他为什么叫我,也微微一笑。

“快!”

“好的好的。”

这时附近最大的树。蓝染每年都会在树干上刻上我的身高。

最初,当我抱怨说我想快速长大时,便开始这样做了,方便我时刻知道自己的身高变化。

这是每年的惯例活动。

“喂,这个刻痕会消失吗?”

“因为是用鬼道的热量雕刻的,所以不会消失也不会被埋没。只是,杂草必须清除。”

我背对着树,努力挺直脊背,蓝染把手放在我头上,过了一会儿,我感到一阵温热。

过了一会他说好了,于是我们离开树,看着树干。

“长高了! !”

“是啊,五厘米左右吧。”

“很多吗?”

“这个嘛,怎么说呢?我不知道孩子的成长速度……不过,姬乃至少比同龄的一般女性要高。”

“能超越蓝染吗?”

“因为不知道未来会怎样,所以也不能说不可能……不过,还是不要在无关紧要的事情上一决胜负比较好。”

也就是说不现实。看到我垂头丧气,蓝染为了让我散散心,又给了我金平糖。

……我偶尔会做梦。我不会读书写字的时候,不知道这是什么梦,但现在明白了。我脑海中不断出现的影像,都是以死神之战为舞台的。

故事的时间线很分散,每次做梦的画面都不一样,所以还不太清楚……梦中的蓝染是个坏人。

背叛了曾经的伙伴,变成了敌人。那个梦很悲伤,不现实。正因如此,我认为这是一场梦。

“姬乃?”

“……蓝染是坏人吗?”

听到我这么问,蓝染露出有点惊讶的表情。

“你为什么这么想?”

“因为我在梦里……看到你做了坏事。”

“好人还是坏人,说到底,这都是用别人擅自设定的尺度来衡量的假象。”

“是吗?”

“这个世界的善恶,都是别人随意编造出来的假象。我希望姬乃能成为一个不要只从喜欢和讨厌来看待事物的孩子。”

“……嗯,好的。”

“不要想得太复杂,只要是自己认为是正义的道路,别人就不会插嘴或评价。”

我觉得他有点岔开话题,但一定是我的理解力还不够。

我愁眉苦脸地陷入沉思,蓝染突然摸了摸我的头发。

“长了不少啊。”

“蓬头垢面!”

“因为是猫毛啊。”

我的头发是那种不管不顾就会炸开的猫毛。外面的头发确实长了不少。

蓝染先生看着他的头发,提出了一个建议。

“最好买个发卡。”

“没那么多钱。”

“我给你买就好了。”

这个提议让我很高兴,于是我又追加了一个请求。

“我想去静灵庭! !”

静灵庭就在前面的街道。而且,如果具备了死神的力量,在意那个城市是理所当然的。我一直想拜托他,却总是忘记,所以趁这个机会拜托了他。

“好啊。”

“太好了!”

高兴的同时,又担心今天去不了。因为我记得蓝染以前说过,不是死神的人要进入静灵庭,必须经过非常多的手续。

我抬头看着蓝染,四目相对,他微微一笑。

“现在就可以去了。”

“真的? !”

“是真的。其实,我觉得差不多已经可以过去了,因为已经发了通行证给你。”

“真不愧是!”

蓝染先生从怀里掏出通行证给我看,仿佛我想的事情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擦干流下的汗后,我决定前往静灵庭。

**********

静灵廷内

正如蓝染所说,顺利通过了门禁。尽管如此,第一次来到静灵廷,看到里面人那么多还是感到害怕。

“……好可怕。”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来吧。”

我爬进了蓝染的怀抱。这就是狐假虎威吧。只要在蓝染的怀里,刚才看起来很可怕的人就不会害怕了。

……我觉得大家都在看着我们。

“大家都看到了。”

“是因为我的脸比较宽所以很稀奇吧?”

“唔,为什么不跟我说话。”

“是因为抱着你,才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话。不用在意。”

第一次见到蓝染以外的死神。我很快就发现了蓝染和其他人的不同。

“喂,喂!为什么大家都不穿这个?”

我拉起的是蓝染先生常穿的白色外褂。背上写着“五”。

“这是我个人的衣服。”

“为什么?”

“我不是告诉过你护庭十三队有十三名队长吗?我是第五队的队长。”

“那么,这个五代表的是蓝染吗?”

“是啊。”

“一直?”

“总有一天会成为别人的东西,但那是很久以后的事了。”

哦。一边听着他的回答,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这条新奇的街道。每家店都是我从没见过的店,不知从哪里飘来一股篮子饭的香味。

马上就要黄昏了吧。走在下班回家的人群中,蓝染停下了脚步。

“到了。”

到达的地方是一家卖各种装饰物的店。闪闪发光的衣服堆成山。

“对不起,请给我一条适合这孩子的发绳。”

“哎呀,这头发看起来很有绑的价值啊。请稍等。”

店里的人消失在里面的同时,我从蓝染的怀里挣扎着逃了出来。

每一样都是第一次看到,比起认生,兴趣更胜一筹。

“这是什么?”

“簪子,姬乃想戴还早两百年。”

“这是?”

“木屐的带子,没什么用的东西。”

“这是?”

“那是小镜子。”

在光洁的小镜子里映照出自己的脸。看着镜子里的脸近大远小感到很有趣。

金色的头发,我想如果再褪色一点就会变成白色。 黑眼睛。 眼睛略微凹陷,脸颊和嘴唇呈桃色。

“……不像妈妈。”

母亲是黑发。只有眼神是一样的,其他地方都感觉不到母亲的影子。这样一来,村子里的孩子们确实都叫我怪物之子了。因为从母亲肚子里出来的是一个长得不像妈妈的孩子。

“……长得像爸爸吗?”

“也许吧。”

“也不像蓝染。”

“那当然。”

我盯着镜子,背后映照着蓝染的脸。他手里拿着一条红丝带似的东西。

“你拿着镜子就这样一直对着我。”

“好的。”

他把头发扎起来,不一会儿就扎好了一个漂亮的发髻。头顶上若隐若现的蝴蝶结很可爱。

“很棒!”

“虽然是第一次,但做得很好。你喜欢吗?还可以编成其他形状。”

“这个不错!”

“总有一天会换成发绳,不过小时候还是蝴蝶结比较合适吧。”

蓝染先生就这样向店里的人传达着什么。我想大概是在结账。

他回来的时候,知道要回去了,我把小镜子放回原位。

“我也买了这个,你可以带走。”

蓝染小姐拿起放回的小镜子,放进我的袖子里。我因为这两件东西高兴得咧开嘴。

“谢谢!”

“不用谢,那我们回去吧。”

一出门肯定又有很多死神。我央求蓝染抱我,他也毫不嫌弃地抱着我。

虽然有自己走的想法,但面对很多陌生人的恐惧更强烈。

走到外面,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四周一片昏暗。与流魂街不同,这里虽然有路灯,但依然很暗。

“好暗啊。”

“是啊,我不是告诉过你这种时候应该怎么开灯吗?”

为了照亮夜路的鬼道之术。是实用性技术,因为最适合代替火把和座灯,所以练习了很多之后总算学会了。

两手捏成舀水时的样子。然后一边保持强烈的印象一边集中注意力。

“破道三十一 赤火炮!”

……的应用。我在心里默念着,温暖的感觉传了过来。轻轻睁开眼睛,灯比想象的小,却还亮着。

“……几分?”

“40分。”

严厉的评分让她的脸颊鼓起,目光从蓝染身上转了过来。盯着自己的灯,突然感觉有人从正面走过来。

“……谁来了?”

“没事。”

和刚才擦肩而过的那些人不一样。这个人明确地向我们走来。

“让人大吃一惊啊,这么小的年纪就有这么好的吟诵技术。”

因为害怕,所以在他搭话的同时不由自主的熄灭了灯。虽然知道他在跟我说话,却不知道怎么回答。

“哎呀呀,好像吓到你了。”

“不好意思,京乐队队长,这孩子还有些怕生。”

“哈哈哈,没事没事。这就是那个女孩吗”

“嗯,今天带她过来买东西。”

我之前见过的长得最高的是蓝染。这个人比蓝染还高,身上有一种不太好的气味。

我逃跑似的用蓝染的白外褂把自己盖住,躲了起来。

“喂,姬乃,打个招呼吧。”

“姬乃啊,好可爱的名字啊。浮竹应该比较擅长和小孩打交道吧,不巧她睡着了。”

“……好臭!”

“喂!姬乃!”

被蓝染狠狠地说了一顿,我很难过。但是实在太臭了。我只是实话实说。

就在我僵住的时候,那个人发出了笑声。

“对不起,都怪我抽了一口。”

这就是所谓的香烟味吧,我不喜欢。我更喜欢蓝染先生平时用的那种甜甜的香味。

……刚被告知不能只凭喜欢不喜欢来看待事物。所以蓝染才会生气。

“……对不起。”

像往常一样,我没有露面,但他似乎并不介意。

“什么时候来灵术院啊?”

“是啊……我觉得五年后比较好。”

“咏唱破弃赤火炮练习大概有一年了吧?从年龄上来看,明年应该没问题吧?”

“在我看来还差得远呢。之后要在别人面前露面,总得学的有点样子……我是这么想的。”

“不是父母笨,而是师傅笨啊。我很期待哦,姬乃。”

……我又没说过要当死神。不知不觉蓝染为什么也有这种想法了。

当这个抽烟的人的气息远去的时候,蓝染再次迈开脚步。

沉默了一会儿,蓝染先开口了。

“擅自说到让你当死神的话题,生气了吗?”

“……没什么。”

“看到你变强到有趣的程度,我就忍不住了。你不用在意,姬乃就走你想走的路吧。”

第一次在静灵庭,开心和害怕的事有一半一半。比起五年前连和蓝染先生一起散步都害怕的时候,我觉得进步了很多。

只是亲眼看见死神……也不是很憧憬。

读书,练习鬼道和不擅长的剑术。和蓝染在一起的日子总是突然又不定期的,一边训练一边玩。

这样过着过着,岁月又流逝了。

等我回过神来,发现与蓝染相识已经过了十年。

而且,决定我是否成为死神的决定性事件也在这一年发生了。

>>>点此阅读《死神之我的师傅是蓝染》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