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香事贵女

小说:种田

作者:冬眠的蟒

角色:苏子仪 柳妈妈

简介:现代废柴一朝穿越回古代;
制玻璃?不懂化学,
做美食?脑子会,手不会,
幸好老天保佑,空间在手,天下我有,
制香丸、做香药……
一手烂牌,打成王炸,爱情却悄然而至。

香事贵女

《香事贵女》第3章 再进空间小屋免费阅读

货郎见三人回来了,赶紧走上前去弯腰行礼

“婶子切莫紧张,小子只想请小娘子帮个忙”

苏子仪听见货郎在说自己,从柳妈妈身后探头出来,货郎口齿伶俐的说着来的目的,

这个朝代人人都喜香,穷苦人家虽然买不起高级的合香,但也会用些带香的花草做些香囊佩戴,有钱人家对于香的需求更大,

货郎见苏子仪能说出香珠里的香料,便大胆猜测她能做出香珠,早早站在牛车前等他们回来;

“小子名叫何渊,永安镇人士,此次前来,本想请小娘子将这香珠方子卖给我,奈何我调香技艺实在拿不出手,即便是得了方子也未必调得出好香,索性就不浪费香料了;我想与小娘子合作,原料我来提供,由小娘子调配,工费…小娘子要求便是”

兄妹俩对视一眼,苏子仪开口道

“多谢小哥赏识,先让我与我家人商量一下,可好?”

得到肯定,拉着柳妈妈和哥哥走到旁边压低了声音,

“哥,你觉得这个何渊说得,是真的吗?”

苏子成低头沉思了一下

“在学堂听老师说起过,曾经有一味合香,三两香卖了60万钱,只是子仪,你会制这香珠吗?以前你在家都是跟着母亲一起调香…”

苏子仪细细回忆了下,早上在小屋里好像看到了这个方子,制作起来并不难,就有些跃跃欲试,连忙点点头;

见苏子成没在反对,转头看向柳妈妈;

柳妈妈有些纠结,踌躇道“ 以前跟夫人在京里的时候,听说过这合香方都是有市无价,只是仪姐儿,你可不是庄户人家,而且……罢了,仪姐儿,你若偶尔做也可以,不要天天抛头露面就行”

苏子仪见两个人同意了,心里有些得意,整理好表情,转身对着何渊稍福了福,

“我可以与小哥合作,不过我没有与人合作过,还请小哥再讲详细些” 何渊喜笑颜开,当即详细讲明了合作内容,

苏子仪笑道“小哥如此信任我,不怕我做不成功吗?”

何渊想了想,“胆子小,是做不成生意的,我相信我的眼光,我也相信小娘子不是没有本事之人,望小娘子尽心尽力就行”

这番漂亮话引得苏子成都多看了他几眼;

苏子仪留了个心眼,每味香料都没有写具体用量,顺便多写了几味香料,

然后只说明日来集上找他拿香料,没有告诉他详细地址;

何渊看着这一老两小,也明白她的顾虑,当下也没多问,就同意了,约定明日上午拿香料,再签份约定,此事便成了;

何渊离开后,三个人才驾着牛车回庄子上去,苏子仪坐在牛车上昏昏欲睡,这副身体娇养着长大,竟是一点辛苦都扛不住,

柳妈妈有些心疼的挽过苏子仪,让她靠着自己休息,苏子成坐在前面不太熟练的驾着牛车,

柳妈妈叹息“奴婢服侍夫人多年,没想过有朝一日能坐少爷驾的牛车,就是死也瞑目了“

苏子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照柳妈妈的话说,能坐一回未来的状元郎使的牛车,人生无憾事了”

“对对对,未来的状元郎”柳妈妈乐不可支;苏子成含笑瞪了妹妹一眼,苏子仪抬了抬下巴挑衅着;

柳妈妈见兄妹俩个玩闹着“仪姐儿小时候见了成哥儿就躲,连话都不敢跟成哥儿说,怎么大了,反而不怕了呢?“

苏子仪没敢说是内芯儿变了,只捂着嘴不吭声;

苏子成撇了眼“长大换了牙呗!牙齿就利索了”,

苏子仪对着他翻了个白眼,嘲笑谁呢!自己的牙早都换完了,想到刚才柳妈妈说起京城,开口道

“柳妈妈,你刚才说,京里合香方有价无市?你给讲讲呗!”

柳妈妈笑着摸了摸苏子仪头,

“仪姐儿你之前跟夫人一起制的那些合香里,不说别的单是一两的沉香,即便是品质最差也是要五、六两白银,要是品质好的至少得十两银子,这哪里是平头百姓用的起的,”

柳妈妈叹口气,接着道,

“唉!你素来不喜欢庶务,夫人也没跟你说过这些香料的价格;以前常听夫人说,这香不止是雅趣,也是一种身份的象征,那些京城里世家贵族都有自己的私家香,从来都是密不外宣,所以香方是有价无市,”

“原来是这样,那货郎说调香手艺差,其实就是买不起香方吧?”苏子仪狡黠的眨眨眼;

柳妈妈笑吟吟地说道“即使香料原料贵,做出成品后价格还会翻上几番,这货郎跟你做的这笔买卖也不亏”

“你先别管货郎了,你先想想,这香珠怎么做吧,别到时候坏了货郎的好料”苏子成吐槽起自己的妹妹,从不手软;

苏子仪哼了一声,扭过脸去,不想理这个便宜哥哥;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路上的行人,车马越来越少;老牛一路小跑,三个人才终于在天黑之前赶回安溪庄;

到家后柳妈妈出门还车,兄妹俩分工合作,整理着今日买的东西,等柳妈妈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两个篮子,一个装了些鸡蛋,一个里面装着几只小鸡仔,苏子仪对这种萌物瞬间没了抵抗力,连忙抱过来,小心翼翼的摸着,

“这是隔壁赵老三家的,想着仪姐儿应该会喜欢,”柳妈妈笑盈盈的

“这个要怎么养呢?要放在篮子里吗?”苏子仪活了两辈子,也没养过这么小的鸡崽,

“养到后院儿,明天把后院收拾出来,我喊赵老三来帮忙围个篱笆,今晚就先放到灶房吧”

见日头越来越低,柳妈妈加快了做晚饭的速度,

苏子成回房换了身方便干活的粗布衣服,进到灶房来帮忙,结果进门就被吓了一跳,

柳妈妈低着头抹着眼泪,苏子仪头上严严实实包了个布,只露了双大眼睛,忽闪忽闪的,

“成…成哥儿,莫紧张,我这是被仪姐儿逗的,不是哭”柳妈妈笑得喘不过气;

苏子成这才慢慢松开了紧握着的拳头,抚了抚胸口,眼睛里闪过一丝痛楚,

“子仪这是在做什么?”苏子成走过去看了眼锅里白花花的板油,微微皱了皱眉;

柳妈妈舒了一口“在炼猪膏,这猪膏我也就小时候吃过,跟着夫人的时候,大多是白麻油,总觉得这猪膏股腥臭,是仪姐儿非要弄,就随她试试”

罪魁祸首完全没有察觉到哥哥的举动,只死死盯着眼前噼啪作响的猪油,这猪油威力这么大,差点蹦到自己的脸;

晚饭吃的简单,柳妈妈做了一锅炊饼,苏子仪以为炊饼是饼,没想到是馒头,问了以后才知道,这里的馒头是里面带馅的,

“不是说不能吃牛肉么,为何今天市集上还有卖牛肉的呢?”苏子仪觉得自己要多了解常识性问题,免得哪天露了馅;

“让你读书你不读,连这个都要问,律例规定是不得盗杀耕牛,如果是自然死亡的牛,到府衙报备一下,里正做个证,就可以正常买卖了”苏子成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仪姐儿不爱吃肉,不知道这些也正常,”柳妈妈赶紧打圆场; 三个人笑笑闹闹的吃完晚饭,收拾利索,

柳妈妈又起锅烧了一大锅水,给兄妹俩洗澡用,在苏府兄妹俩个每隔两日就要沐浴净身,那时伺候的人多,也不觉得多麻烦,

现在到了庄子上,柳妈妈也依旧按时烧洗澡水,让兄妹俩保持这个习惯;苏子仪默默庆幸这院子里有口井,要是外出打水,这习惯怕也坚持不了多久;

好不容易洗完澡折腾完,三个人回到各自屋里休息,苏子仪爬在门上听到两个人都关好房门,这才跑回床上,盘腿坐好,从领口掏出籽玉,闭着眼睛用手摩擦摩擦,再睁眼时,自己已经坐在小屋的地上,起身拍了拍不存在的土,拿起长桌上的书,翻找这白天的那味合香香珠的方子,

终于在书的最后几页找到了,苏子仪不太确定,只觉得记忆里的片段有些模糊,思索了一下,决定先动手试试,

随即在左边的架子上翻找起来,片状沉香,沉香粉、藿香粉、龙脑香叶、零陵香……各色香料,花样繁多且种类齐全,

她看着那罐子贴着上品纸签的沉香粉,琢磨着直接拿出去卖,估计也能卖不少钱;

找到需要的香料,苏子仪拿起桌子上的戥子秤,手上传来种莫名的熟悉感,心想这原身真没少制香,有些动作自然而然的就做出来了,

她小心翼翼的按一定比例称出大黄、甘松、川穹、牡丹皮、藿香、奈子,找来些黄酒,将这六味浸起来,看看书上所写要一宿,算了下时间,大概要8个小时,

苏子仪撑了下胳膊,自觉不是很困,转身回到长桌前,捧起一本《世香奇说》看的津津有味;

待到外面鸡鸣一遍时,才惊觉自己看了这么久,赶紧闪身出去,回到床上,心满意足的呼呼睡去;

>>>点此阅读《香事贵女》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