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银河里桥

小说:现言脑洞

作者:阿冷.

角色:裴云涧 萧似月

简介:避雷:渣女文
  
  明艳骄纵的高贵大小姐,女主万人迷,有钱漂亮还努力

*斯文败类科技老总
*忠犬腹黑顶流影帝
*暴戾乖张阴狠大佬
*高岭之花西餐店长

书评专区

王老大的女人🔚:太让我意难平了,这男主多深情啊 涧涧☹️☹️☹️气死我了 女主果然很渣

阿冷.:冲鸭!!!

银河里桥

《银河里桥》3.突然心软免费阅读

“好巧啊。”

一个风情万种的女人拦住了一行人的去路,只见为首的那个男人一身深色高定西装和深不可测的气质,他大步流星的走在一行人的最前面,像是个英明的君主。

“你是谁?”身后的保镖一下护住最前面的裴云涧,气势汹汹的问着面前的妖艳女人。

杨倩站在裴云涧斜后方,不友好的瞪着面前这个女人,怎么又是她?

裴云涧不为所动,神色淡漠的看着萧似月,他经过几天的思想斗争,决定要和她断个干干净净。

萧似月勾唇,看着面前冷冰冰的男人她还真有点不适应。

“干嘛这么凶,来和你打个招呼我的新邻居。”

萧似月指着门后正在搬家的公司。

“我的公司明后天会搬来这里,到时候还要请裴学长多多关照啦。”女人对裴云涧抛了个媚眼,她要看看他到底还能坚持多久。

果然,裴云涧眉头紧锁,他这几天一直刻意的不去想着她,没想到一见到她这几天的努力都白费了。

最终,裴云涧越过萧似月径直往自己公司走去。

这是裴云涧在白城的分公司,总部在玉城,他的老家,这边的分部是今年刚成立,在白城还没什么知名度,但以后必定是令白城大换血的存在。

在办公室内,一位略带沧桑看起来精明强干的中年男子正坐在沙发上喝着茶,看到裴云涧进来,他微微一笑

“小裴啊,快来,陪叔叔聊聊天。”

裴云涧有些诧异,但神色马上恢复平常,霍霆怎么来了,他不是应该在玉城吗

“霍叔,你怎么过来了,也没叫我去接您。”

“过来旅游,顺便看看不务正业的霍棋,我这个儿子要是有你一半的事业心我也不至于这么着急。”霍霆满面愁容的说。

“霍棋到了年纪自然就收心了,您也不必太着急。”

裴云涧替他倒茶,一边观察着他的神色

霍霆只是爽朗的笑了两声,突然神色严肃起来“对了,萧家的事怎么样了?”

恐怕这才是霍霆来的目的,只为了催促裴云涧,因为他们之前约定过,霍霆给裴云涧创业资金,他强大后把萧家挤下首富神坛。

“已经在暗箱操作了。”裴云涧眼神深不可测,在霍霆这个老狐狸面前,他必须伪装好自己。

“那就好,小裴,你做事我放心,不过听说最近萧家的独生女回国了,你不会……”

“您这是不信任我吗?那您大可换个人来分部。”

“没有没有,你看你这个脾气,我只是提一下。”霍霆赔笑着,又在他面前的茶杯倒了一杯茶。

“其实,旅游有很多地方可以去,您说呢。”裴云涧面色微冷,单手给他倒满了茶。

霍霆的笑这一刻僵在脸上,在南方,倒满茶意思是送客,他这个土生土长的南方人又怎么可能不知道,他想撕破脸,但是他又需要裴云涧来对付萧家,便忍气吞声灰溜溜的走了。

裴云涧对于他这个继父只有四个字,老奸巨猾,若不是他比霍霆做事更加阴狠毒辣,恐怕现在已经是霍川的傀儡了。

他想起萧似月,难道真的要把萧家搞破产吗,以前他是一时的恨意冲昏了头脑,他现在似乎有些后悔

突然,裴云涧办公室的门被推开

杨倩立马冲进来,连忙道歉“裴总,不好意思我没有拦住她!”

裴云涧抬眸,看见后面嚣张跋扈的萧似月,即使这样却也美的动人

他对杨倩摆摆手“你先出去。”

杨倩立马提高音调“听到没有裴总叫你出去?”

“杨倩,你先出去。”

杨倩脸色顿时青一阵红一阵,随着门关上的一瞬间。

萧似月柔若无骨的依偎在男人怀里,委屈巴巴的说“我脚崴了,我的公司又在搬东西没有落脚的地方,只能来你这了。”

裴云涧下意识扶住她,听她满嘴跑火车,加大了力道

“你少骗我。”

以前萧似月就是用这招一而再再而三的博取他同情,他不会再上当了。

“我脚是真的崴了。”

裴云涧把她抱到沙发上,观察她一双白净的玉足,确实有些红肿“我叫人送药来。”

他考虑到她一直都很娇嫩,普通廉价的药她肯定不会用,所以他家里已经习惯性备着从国外买来的药膏。

“喂,你知道我不用那些普通的药。”萧似月戳戳他的脸颊,此刻的她脚踝真的有些痛,只想快点减轻痛苦。

裴云涧拍掉她乱动的手,但是并没有用力,他知道她娇气,垂着眸子说

“我知道。”他已经让霍棋从家里拿药过来了。

“你是怎么开的这家公司?很辛苦吧。”萧似月话题一转,她早就把他这几年调查的一清二楚,以及他来白城开分部的目的,抛去感情而言,萧似月绝对不是混吃等死的富二代。

“不关你的事。”他冷冷的回答

想起这五年创办公司的一点一滴,不是简单几句话就能说清楚的。

萧似月点点头不再追问他这个问题

“你来白城开分部,是为了我吗?”她笑的娇艳,像个勾人的小狐狸一样。

裴云涧没有回答她,而是转身处理了文件。

的确是为了她,是为了报复她。

“哥!我来了!”办公室的门砰一下被踢开,霍棋风风火火的进来,手里还抱着一大推吃的,没有手开门只能用脚了,就是一不小心力气大了。

裴云涧听着噪音蹩眉,要是别人,他肯定叫他滚。

“药呢?”裴云涧起身往沙发走去

“我兜里呢,话说哥你咋了?怎么…………”用药了

霍棋跟随他的目光,突然看到沙发上气质明艳的女人,他后面三个字硬生生憋回了嗓子里。

他吃惊的看着她“怎么是你?你怎么在这?”

“我为什么不能在这?”萧似月也没想到裴云涧那个姓霍的弟弟就是霍棋,而且还在这里见到他了。

“你们认识?”裴云涧看着熟悉的二人,沉沉的开口。

“认识。”

“不认识。”萧似月餍餍开口

听着两个不一的答案,裴云涧看着霍棋,他神色有些躲闪,而萧似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神态自若。

“先把药拿来吧。”

“哥,你别跟我说你把我从被窝里叫起来就是为了给这个女人送药??”霍棋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哥把药给了这个妖艳女人。

“是又怎么样,你可以走了,别妨碍我们。”一个娇滴滴的女声传来,空气似乎都凝结了。

“妨碍你们?你们干什么?”霍棋听到这话气的笑出声来,到底谁妨碍谁。

“别胡说,涂完药我叫人马上送你回去。”裴云涧严声厉色的说

“你说你接近我们的目的是什么?”霍棋俊秀的脸庞有些愤怒,他知道这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好人

“纠正一下,是接近你哥,与你无关。”女人嘴角翘起,带着蔑视的语气。

霍棋一下被呛的说不出话,他一头张扬的海王红色头发略显凌乱,从小涉足娱乐圈的他皮肤保养的很好,白皙细腻,所以萧似月以前经常叫他小白脸。

裴云涧凛声“霍棋,你爸来白城了,你要是再不走我马上叫他来这。”

某人听到他爹来了,立马跑的人影都没了。

半晌,裴云涧看着正在擦药的萧似月,冷冷开口“我不管你和霍棋什么关系,以后别再来找我。”

萧似月听到这话笑了笑“裴学长,吃醋了?”

男人俯视着在沙发上的娇小女人,咬着牙说道“我不是你想玩就玩想扔一边就扔的人。”

萧似月冷静端详着他,还从来没见过生气的裴云涧

就在这时空气突然安静的时候,萧似月的手机响了,弹出来一条消息。

:宝宝,今晚来我家吃饭吗?

萧似月勾唇,这个在外人看来高冷的医生又约她,他们很少出去吃饭,凌泱觉得不卫生,自己做的菜放心些

她一瘸一拐的走到门口,看着有些失落的裴云涧

“谢谢你的药。”

裴云涧看到那一幕可真讽刺,她笑的那么开心,看到了消息就立马走了,即使崴着脚,看来自己还是她无聊时的消遣品。

他不甘心的苦笑,自己如今已经身家千亿却还是逃不过她。

萧似月路过楼道防火门时,蓦地被一双宽大的双手拉着她的胳膊就被拽进去了,砰的一声门关上,楼道感应灯响起。

她看清面前男人的长相,嘲讽的笑了笑“好久不见啊,前前前……男友。”

霍棋把她的双手扣过头顶,恶狠狠的看着她,仿佛戳中了他的逆鳞一样,是的,他高中时被萧似月甩过,成了他人生中唯一一段黑历史。

“萧似月,别跟我说你前男友就是裴云涧。”

“是啊,我们在一起了四年。”

“你…………”霍棋气的说不出话,这个女人还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高中一毕业就和自己分手,然后又马不停蹄的在大学找了另一个。还是自己异父异母的哥哥,真是精彩又狗血,说出来他自己都不信。

“姐姐没空陪你玩,还要陪男朋友吃饭呢。”

霍棋皱眉“你有男朋友还来招惹裴云涧?”

“有什么冲突吗?”萧似月笑的妖艳

“你就不怕我告诉裴云涧?”

“你去吧,顺便再把我们高中谈恋爱的事一起告诉他。”萧似月得意的说

霍棋盯着面前不知死活的女人,压制着怒气,后槽牙都快咬碎了,气的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就因为萧似月比他早那么两个月出生,所以每次她都自称姐姐,还让霍棋叫她姐姐,霍棋只敢在没人时候叫她姐姐。

萧似月猛地踢了霍棋的腿,挣开他的桎梏,摔门而去。

“真的棒,连崴脚都是装的。”霍棋独自在楼道里咆哮。

>>>点此阅读《银河里桥》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