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全家都有特殊天赋

小说:种田

作者:本人已封笔

角色:崔一 林婉卿

简介:家长里短,思想独立,乡村气息,架空,群像!
一家四口一同穿越,时值天下大乱,赶着生牲口车逃荒求生,兜里没粮食就吃树叶草根果腹,天气太热人身上没劲就给自己刮痧,咬着牙,卯着劲……

我全家都有特殊天赋

《我全家都有特殊天赋》第三章 怪力免费阅读

待场面完全安静下来,崔一倒才继续补充道。

“大北边和大西边咱家不能去,外族人非常排外,我们过去没人权,一个不慎就是当奴隶的后果。

南边老家车田村咱必须得回去,那边有咱很多血亲,我上头有一个祖母黄桂花,一个大姑母崔海霞,两个伯伯,大伯父崔福金、二伯父崔福银,外戚只有一个做盐商的大舅舅林贯朝。

记忆里这群亲人对我们家好的没话说,就算是要跑路也不能不捎上他们。

爹,你和我娘今年都是虚岁29,名还是以前那名,这个不变,就是你多了个字号修远。”

“倒儿!听你这么一说,我寻思自个儿还年轻了二十多岁,赚大发了!可我的名字为啥还是才子的才,按照福金、福银这俩兄弟的名,我该是财富的财啊?”崔福才若有所思的问。

“你寻思个啥?财富的财你老子娘不会写呗!少写了一个贝字不就成才了。

咱现在需要考虑的是一天之内多了这么多亲人,以后该怎么应付?回去万一漏了点马脚被人家发现咱四个都是赝品,那不得被人家一大家子给当场撕掉。”林婉卿忽感忧虑,面对原身的亲人,她有些犯怵。

“娘,这个你不用担心,我爹是丰源九年的秀才,还是一个官迷,自打太子爷没了,朝廷便停了科举,我爹那时接受不了不能科举的现实,一辈子做穷秀才在十里八乡又直不起腰,他很不甘心,便携家远走奔前程去了。

咱们一家早早地就到黄龙府下面的农安县讨生活,如今满打满算至少有八年时间没回江宁府老家,现在回去正好,不会太突兀的。”

“倒儿,我有功名在身?还是秀才大老爷啊?”

崔福才颇感激动,潜意识自动过滤了不好的话,他以前就是一个抡大勺的,最高学历堪堪初一上学期毕业,现在的学历居然是秀才,这可把他给高兴坏了。

“爹爹,您会写毛笔字吗?您懂什么叫做《四书五经》吗?我敢打赌回村之后您一定是第一个漏出马脚的那个。”感觉老爹有些飘,崔一霉果断掐他人中。

崔爸爸沉默了,是啊,没有原身记忆,他连古代字都不认识几个…《四书五经》那就更不用提了。这么想来,他才是最糟心的那个。

漆黑的阴霾突然袭满了崔爸爸的头顶。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咱家四人直接南下走往大连港,也就是如今的青泥洼,在那里咱坐船跨越渤海去江宁府,这条路最近,到了江宁府啥都好说。”

崔一倒一锤定音,新的记忆使他脑容量乱糟糟的,理不清,分不出,人目前还有一点恍惚,再细致一点的记忆根本就讲不出来。

……

崔一霉蹲在林妈抢救出来的行李前,三个行李箱,四个双肩包,还有四个装满零食的塑料袋,她把银色的行李箱给拉了出来,第一时间在里面寻找胖次。

不知道下面穿的是什么东东,像是一块皱巴巴的粗布块裹着,凉梭梭的,还漏风……布匹还有那么点糙。

这感觉很不舒服,必须得换。

“东西不要到处乱翻,整理好有用物件咱就下山去,你都给翻出来待会没人会帮你收拾的;

身上这么脏,穿不穿都一个样儿,现在不比以前,这种东西也算是个稀罕物件,你得省着点穿,穿脏了之后你就是给金子都买不到。”一旁整理行李的林妈训道。

崔一霉烦躁的跺了跺脚,她牙关咬的很紧,五一出门爬山她是不想去的,被老爸和老妈给拉了出来,她现在只要想到以后的古代生活就想倒后账。

“烦死了,我就说不出来,不去爬山,你们非要我出来,我好好一个法学研究生现在啥都没了,人还变的这么小。”

望着胸前的旺仔小馒头,她咬牙切齿。

“别冲我发脾气啊!想发脾气找你爸。”

斜了眼崔一霉,林婉卿继续拾到行李,她本身也很忧虑,但忧虑不能当饭吃,眼前的现实才是根本。

在她看来,女儿现在之所以会耍小脾气纯粹就是因为以前没有过过苦日子,如今一时之间难以接受,还有那么点矫情。

“婉卿,我手表哪去了?就那个光动能手表,两万五的那块,银色的!”

“自己找去。”

林婉卿没好气的把手旁的一个双肩包随手扔了过去,接住双肩包的崔福才讪讪的往里面翻找东西,五一爬山是他提出来的,目前局势不明朗,猥琐发育先。

“望远镜!我记得里面有个军用望远镜,那是我以前从部队里面带出来的,屎绿色的,先找那个,那个重要。”

崔一倒的声音仍旧有些虚弱,结合目前所得资料,他是伤的最重的那个。

“妈!我身体贼难受,头皮还痒儿,我想洗一下澡。”

已然翻出了胖次,但崔一霉碍于身上太脏不敢随意穿上去,她把头发挠的乱糟糟,表情苦不堪言,垂在两肩的麻花辫硬邦邦的,泥沙血渍粘在头发上面凝成一块一块,像极了在泥水里面打过滚的佩奇。

“没这条件,你先受着,到城里或者是路上看见村落到那时候再说。”

拾到行李的林婉卿也觉得身上难受,自己甚至都有些嫌弃自己,可身体是自己的啊,只能受着。

“哎!媳妇儿,金戒指啊!我们以前的金戒指。”

崔福才从双肩包里的夹层中翻出了以前结婚时买的金戒指,因为戴在手指上不怎么舒服所以他就经常往包里扔。

瞎猫遇见死耗子,以前的身体和身上带着的东西一块儿消失不见,现在这些行李里面值钱的玩意儿真没啥。

找到一枚通用货币黄金戒指,他还是很感慨的,九零年代的金子不管是啥形状都讲究一个大字,这枚18克的金戒指上面赫然烙印着一个大大的發字。

“爹,我记得你包里还有一个指南针,你再找找看。”崔一倒提醒道。

通用货币黄金18克,军用望远镜,木制指南针,光动能手表,以及三面大小不一的化妆镜,这便是林家四口目前所有值钱的家当。

“闺女,这玩意你拿着,我戴手上太扎眼,切记保管好,这是我和你妈爱情的证明,丢了我铁定找你算账。”

接过金戒指的崔一霉挖了眼崔爸,她从行李箱中找了一条备用鞋带穿好金戒指往脖子上挂。

“别贫了,赶紧下山,我在这山上待着总感觉心里空落落的,心里一点儿都不踏实。要是又有强盗找上来,还活不活了?”

林婉卿拉着两个行李箱的伸缩杆,“嗖”的一下就立了出来。

“老崔,那两把钢刀你赶紧拿好,钢刀在我们自己人手里,我这心里才能踏实些。”

在林婉卿女士强烈的要求下,崔爸爸拧不过便捡了一把钢刀撇在腰间。

“我帮你们拿些东西。”

不等回答,崔一倒上前一步把两个装的满满的的行李箱给轻松地提了起来,一侧的崔一霉本想劝阻伤员勿动,然而崔一倒的操作直接把她给秀到了,她眼睛瞪的溜圆,脖子伸的老长。

“哥,你嗑啥药了?”

崔一倒提了提手,行李箱一上一下,他一脸错愕,自己给自己惊的不轻。

好轻?不应该啊!林妈装东西时他就在附近看着,里面塞了多少东西他很清楚。

“倒儿,你该不会是喝了那个啥,大力药水吧?”

正在穿登山鞋的崔爸爸不敢置信的问了一句,林婉卿反手拍了崔爸脑袋一下。

“这么大个人没个正经样,也不知道随了谁。”

感觉身体并没有多大的负担,崔一倒来了几组举高高。

“卧槽,我该不会是有了超能力吧?”

音落,他的双眼忽的翻白,整个人蓦地倒地不起。

“哎呀,做人不能太嘚瑟,这孩子咋就是不听呢!”崔爸爸三人同一时间围了过去。

…………

翌日夜间。

潺潺流水声有节奏的响着,林家四人躲在山缝处烤着火堆,崔一倒目前还未转醒,崔一霉三人则是守在一旁烤鲫鱼吃。

五条巴掌大小的鲫鱼,果腹都难。

今天比起昨天身上稍微干净了不少,在没有沐浴露和香皂的情况下,洗澡似乎并不是一件快乐的事情。

崔一霉在火堆前披散着头发往自己头上捉虱子,虱子这种东西她以前只是听闻过,从未见过,如今满头都是,她只感觉头皮发麻,想剃光头。

“不要再弄头发了,要是虱子跳到烤鱼上,待会就要进到嘴巴里面去了。”林婉卿抱着双膝闷闷不乐,眼神里尽是疲倦感。

“霉霉啊!既来之则安之,老爸在呢!现在的一切困难都只是暂时的,往后我会在都城里面置办田地和房产再盖一栋三层楼的小洋楼,到那时候你躺在家里数银钱就好。”

崔爸爸摸着肚皮,他说的很是诱惑,麻痹女儿是其次,他想麻痹自己来着。

随手扎了个马尾,头发虽然很毛糙,可这都是长在自己头上的,崔一霉终究不舍得剪掉,她揣着小手气鼓鼓的说。

“下去也不见得有好,哥把大局势说的那么恐怖,在山上落草为寇也不见得会比下山经营差。”

“那也成,真到那个时候我就是这片山林里面的山大王,到时候你就是山大王千金,你哥哥就是少当家,你妈妈就是压寨夫人,将来咱们一家子就是长白山一霸,劫富济贫,匡扶大义。”

“老崔,你是不是犯癔症了?”林婉卿笑着踢了崔福才一下。

“别安慰我了,我想静静。”崔一霉双手抱膝顶着下巴嘟着嘴望着火堆发呆。

“今天的行程本来是要去吃羊肉火锅的,现在却是风餐露宿,食材还得自己下河去捞,捞了半天得来的食材还填不饱肚子。

妈呀,爸呀,我想吃芹菜羊蝎子火锅,大葱爆炒牛肉,鲫鱼豆腐汤,酸辣白菜丝,豉汁蒸排骨,梅菜扣肉,菌菇老鸭汤…………”

“妹呀!你能别说话吗?”

崔一倒迷迷糊糊坐了起来,许久没吃饱饭的他控制不住嘴角的哈喇子,藕断丝连那般。

“哥,你还好吧?”

咽了几口口水,崔一霉连忙用小手捂着小嘴防止自己再流口水,她把自己给说馋了,脑补出来的画面差一点就吃到嘴里。

>>>点此阅读《我全家都有特殊天赋》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