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影骑士

小说:都市小说

作者:平德世安

角色:平烁羽陌

简介:人类所在的世界真的是唯一的吗?或许,在我们看不到的层面,上演着一幕幕秩序的轮回
人类内心阴暗面所产生的另一个“影世界”

影骑士

《影骑士》免费阅读

第4章 旧事

平烁没有想到羽殇会这么晚还约自己出来“散步”说是散步,其实就是在公园路灯下面的长椅上坐着,作为同班同学,也算的上同事,她作为稀有的治疗师,时常和别的队伍组合作战。

“有什么事吗?”平烁看着羽殇道,羽殇捋了捋自己灰色的短发,侧过脸看向他,她的眸子也是灰暗的。

“没什么,有些话想找你聊聊,可以吧。”她笑了,很是勉强。

“席煜是不是和你说了什么?”平烁很快就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少女轻轻点了点头。“他认为你不会轻易从你自己的囚笼里走出来,让我来和你谈谈。”

“没什么好谈的,我很好。”平烁说着,看着道路对面的树丛,看上去在发呆。

“鞋子都穿错了一只,你这叫精神好的很吗?”她指了指那一绿一紫的运动鞋,平烁头一低,不由尬笑了一下。

“其实……之前我们也一起作战过,我,没能帮到你和席煜,反而还把你们坑得不轻。”

“一年前了吧?你还记得啊。”

“嗯……我就不该和你们一起去,如果我不去的话……”少女紧紧抓住短裙的两端,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别说了,你这种情绪会强化在这个片区活动的影的实力的。”平烁嘴上让别人冷静,自己却心绪难平。一年之前,凌川市负能指标迫近警戒线,守护局组织了大量的围猎“影”行动,警方在明,清剿违法犯罪,猎影师们则在暗处与影搏斗。人手处于极端紧张状态,平烁以及几个校园的低等级猎影师也奉命参与到围剿行动之中,其中就包括羽殇席煜两人,以及班长季化。

“我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平烁抱着刀,一脸不满地看着季化,作为队长兼班长,季化对他们拥有指挥权,他让平烁等等,随即跑上了狙击位,席煜架着枪,死死锁住酒店大门,这是危险系数相对较小的扫毒行动,大部分工作都有警方完成,酒店的位置很偏,在郊区,长期以来作为一个犯罪窝点,这一次,他们将一举捣毁这个毒瘤。

“羽殇,待在后面,随时准备支援队友。”季化仅仅穿着一件卫衣,手执双剑,埋伏在二楼阳台上,只要有人出来,席煜率先封锁路面,其余人只要展开结界,将影消灭即可。

谁也没想到这个看似简单的计划遇到了最为意想不到的变故。

“来了!”季化用对讲机冲席煜喊了一声,接着就是一声枪响,季化一跃而下,跳到唯一一个逃出酒店的人面前,他似乎是这个集团的头目,西装革履,见到他们也不慌乱。

“结界……嗯?”季化尚未把话说完,结界就已经展开,将他们锁在一个巨大的空间之中。

“这不是我的结界……”他看向那名男子,他正一脸狞笑地向他们逼近。

“无执照猎影师吗?”季化往后一跃,跳到平烁身边。

“是……人形的影吗?”平烁咽了口唾沫,紧张地握了握刀柄,刀刃冲向男子。

“不清楚啊。”季化架了个十字,指挥左翼的两名猎影师率先发动进攻。

“雷家的兄弟俩还是很厉害的,注意判断对方实力。实在不行就呼叫支援。”

“雷文,包抄他!”雷顿给自己的弟弟下达指令,两人兵分两路,左右包抄过去,两柄长剑挥出华丽的银光,自上而下,朝着那家伙的脑袋劈去。

“哼……呵呵哈哈哈……”男子笑了笑,“哗”的一声,消失了。

“真麻烦!”雷文骂了一句,转过头却找不到对手在何方,其他人则纷纷往四周看去,结界没有解除,这家伙必然不会离开太远。

“哇!”席煜一声惨叫,直接被扔到地上,手中的狙击步枪乒铃乓啷地掉出去,季化脸色苍白,自己安排的狙击手就这样被废了。

“那些凡人进不了我的结界,你们就安心等死吧。”男子踢开席煜,摆出进攻的架势,他的手中藏着几枚飞刀,季化握剑的双手不住颤抖,闪电般的白光闪过,

季化的脸上被划开一道血口。

平烁挥刀击飞如飞蝗般的飞刀,不住后退,这家伙貌似是非法猎影师,没有考取执照但受到过专业训练,并且完成了武装共鸣的家伙,他们往往没有任何编制,所从事的职业也都是见不得光的。

“我去!”雷文被男子用膝盖顶翻,摔倒在地,连长剑都被夺走,雷顿咆哮着冲过去,两柄长剑交错碰撞发出尖锐的叮当声,刚一交手,雷顿心中不由暗骂:这么强么。男子根本没有认真和他们打,就像戏弄猴子一样戏弄他们。

“我是凌川第五小组组长季化……我们遇到强敌……请求在新丰江酒店附近的甲级以上猎影师速来救援……再说一遍……”季化蓝色的瞳仁猛的收缩,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

“说什么呢?让我也听听。”男子揪住青年的衣领,狠狠地摔了出去,将一旁完全不知所措的羽殇撞倒,双剑只有一柄还握在手中。

“该死!”席煜爬起来,抬手拔出一把刺刀,一边向狙击步枪移动。

“好了,你们也不过如此,去死吧,你们和那些家伙一样,奈何不了我的。”他说着,走向了倒地的羽殇和季化,羽殇惊恐地僵在原地,季化站起来,他尚有一战之力,随即向男子右侧扑去,趁他注意力集中在季化身上之际,雷顿和平烁同时从左侧发动了攻击。

“呵……”男子冷冷一笑,再次故技重施,化作一团白烟,消失在结界之中,雷顿连忙收住以防和季化相撞,一转眼,男人已经蹲在羽殇身边,绕有兴致地打量着面前的少女,完全不把前面的人放在眼里。

席煜抄起狙击步枪,拉开枪栓,准备给这个惹人厌恶**来一发透心凉。

男子扼住羽殇的脖子,将她举起。

“放开我……你个BT……”

“嗨,有意思,你一个累赘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说话,别人好歹还有勇气向我发起攻击呢,你干了什么,观战么?”他一边笑,还将羽殇左右晃动,在如此近的距离下,席煜根本不敢开枪。少女瞪大了眼睛,灰色的眸子透出恐惧。

“队友倒了也不去查看,就只会傻子一样站在一边等死,你活着有什么意义呢?”说着,他缓缓抬起了手中的剑。

“不要……不要杀我……求你了……”羽殇颤抖着,恐惧到心肺都在震颤,泪水从眼角滑落,双腿不住地蹬着。

“这么怂的吗?你的队友会很失望的吧。”

“可恶……”季化左脚往后一蹬,向前跃去,锋利的左半剑直刺他的肋下!

“来了。”男子露出一丝阴险的笑容,他手一转,将羽殇挡在自己面前,季化这一击会直接刺死自己的队友。

“不要!”羽殇闭上了眼睛,但随即脖子便被松开,季化一声惨叫,雷文的剑刺透了季化的胸膛,鲜血不住地喷出。

“班长!”

“队长!”平烁还没反应过来,只听一声枪响,男人猛向后转去,只在一瞬间之间便躲掉了席煜这致命的一枪。

“不好,有人来了。”男子脸色一变,紧接着结界开始波动,男子迅速解除结界,将长剑甩向席煜,一跃而起。迅速的消失在郊区空旷的荒原上。